间歇性爬墙掉粉患者。主博@遥雪雪的主博君

[忘羡/曦澄]如果《魔道祖师》是个恋爱养成游戏 07

※又名:线上老婆真的是个男孩子,前情 01 02 03 04 05 06,蓝大和澄妹终于上线了我好激动

※恋爱养成网游(?)设定,忘羡曦澄都是内测玩家

※汪叽和澄妹都是女号设定,注意避雷。不过两个cp交往时都知道对方是男的,也没用女体做什么糟糕的事。也不用担心逆,不会有逆

※联文,下更 @云梦深深 ,我们一不小心怎么写了这么长,紧张

 

初夏的风轻拂过莲花坞的湖面,漾起圈圈涟漪。临湖的会客厅里,身穿白衣的温雅男子和身穿紫衣的美丽少女相对而立……大眼瞪小眼。

“蓝曦臣,你怎么又来了?”江澄先开了口。

“身为宗主,要与其他家族进行的联络太多。”蓝曦臣笑得有点无奈。

“今天你都来两次了,加上昨天三次,别的不说,难道送药也是你的任务?”

“……”

“蓝宗主这回又有何贵干啊?”

“……姑苏蓝氏不日将举办清谈会,我来送请帖。”

“别家也都是你亲自送吗?”

“……”

“蓝曦臣你就是没安好心是吧!”江澄自打看见蓝曦臣就没好气,此时终于爆发了,“撩妹出门,右转,大地图上好多妹子任你挑!别来烦我!”

“……蓝宗主。”见江澄说完转头就走,一直站在一边的小丫鬟总算找到机会上前,对蓝曦臣施施然一礼,“您别站着了,请坐。我给您倒茶。”

也不知这NPC是善解人意还是藏不住话,茶端上来时,这丫鬟偷偷看了气哄哄坐在主座上的江澄,见他没注意到自己,才凑到蓝曦臣耳边小声说:“二小姐最近来了月事,不免有些暴躁,还请蓝宗主多担待着点。”

“……”当事人自己说也就算了,你一个NPC忙不迭地把人家姑娘来大姨妈的事告诉别的男人,这算什么?该说不愧是恋爱养成游戏吗?蓝曦臣感觉有些尴尬。

没想到这NPC还没说完:“说起来,二小姐这些天情况是反常了些。午间见她在镇上与我云梦一女子并肩而行,没想到没交谈多久,那女子就甩开二小姐走了,看起来神色不快。回来之后,二小姐对人脸色便越发地差了。”

原来是撩妹失败,怪不得心情不好。蓝曦臣在心里一阵唏嘘,抬眼向江澄的方向看去,没想到,江澄也在正往他这边看。

他这边和NPC交换情报,在江澄看来,就是另外一番光景了。蓝曦臣和丫鬟低声交流,姿态亲密,颇有闺蜜感——嗯,江澄在心目中进一步肯定了自己对于“蓝曦臣是个妹子”的推测。

那边丫鬟跟蓝曦臣偷偷说完话,收下了蓝曦臣的请帖就退下了。江澄眼看蓝曦臣还坐在那里笑眯眯地看着他,没有走的意思,场面一下子变得有点尴尬——赶他走是万万不行的,会被虞夫人打死。思前想后,江澄忽然想起魏无羡昨天塞给他的东西——他第一次觉得打进这个游戏魏无羡还是做过好事的,赶忙把烟花从道具栏里掏出来解围:“那个,反正现在没事,我这里有个烟花,不如我们去把它放了吧?”

“……”蓝曦臣听他这前言不搭后语,瞬间明白了江澄为什么没有女朋友,不过他觉得这样的对方也有点可爱。他微笑着点点头,“那好,麻烦晚吟带路。”

***

莲花坞湖畔,时间到了傍晚,天色已经有些昏昏然。江澄拿出烟花确定使用,看着弹出的对话框上“您想对谁传达您的爱意”这一串大字,手一抖,最后还是无奈地把“蓝曦臣”三个字填了上去。

点下“确定”的一刻,烟花骤然飞上天空,在傍晚微灰的天空上绚烂绽开,随即四散若流星飞火。不得不说,还算好看。江澄这样想着收回看向天空的视线时,正好看见蓝曦臣把自己面前一个烟花背景的窗口关上。

那上面好像有字,江澄想起刚才那条“您想对谁传达您的爱意”的系统提示,一阵不祥的预感忽然涌上心头。他转头问蓝曦臣:“喂,窗口上写的什么?”

蓝曦臣看了眼他,欲言又止:“……江晚吟使用传情烟花向您表达爱意。”

“……卧槽魏婴你坑我的是吧什么传情烟花,我说那个对话框怎么这么奇怪,等你回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眼看江澄开始对着并不在眼前的魏无羡破口大骂,蓝曦臣忽然有点庆幸自己刚没把后半截文字念出来:

“惟愿此生琴瑟和鸣,比翼双飞。”

想到刚刚看见的这句话,他不由得看向烟花散落的天空下一袭紫衣还在跳着脚的那人,唇角微微勾起来。

然后,他就看见江澄眼前跳出了一个同样是烟花背景的窗口。江澄低头一看,立即“卧槽”了一声,脸顿时黑了个彻底,咬牙切齿了半天,才从牙关里挤出了四个字:“妈的死给!”

虽然没说几个字,但蓝曦臣明显感觉到,江澄这次的脸色比之前差了许多。甚至可以说,他表情有些可怖。他犹豫了一下,才小心翼翼开口问道:“晚吟,怎么了?”

江澄依旧咬牙切齿:“魏婴……刚给我放了那个烟花。”

蓝曦臣:“……”他隐约觉得,以魏无羡为人,没有当面给江澄放烟花然后当场嘲笑他,有点奇怪。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那边,江澄咬牙切齿了半天,终于爆发了:“谁他妈要接受他的爱意!魏婴你的腿不想要了是不是!”

他这样一说,蓝曦臣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当即问道:“这个游戏里没有玩家间的联络工具,是不是?”

江澄一副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对啊,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蓝曦臣若有所思:“晚吟不妨仔细看看这条消息。”

 

屠戮玄武洞里。

魏无羡在蓝忘机身边打了个滚:“蓝湛,好无聊啊。”

“……”蓝忘机端正地坐在一边,没理他。

魏无羡在地上滚了个来回:“蓝湛,你看看我呗。”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随即把视线收回,还是没说话。

魏无羡悻悻地支起身来:“晚吟妹妹怎么还没来,你说他不会看见那个窗口就破口大骂,根本没看上面写了什么吧?”

“……不会。”蓝忘机终于开口了。

“好啦我知道你在安慰我,毕竟他要是不来我们也只能等着蓝条恢复。”魏无羡打开功能面板点了点,看了眼自己空空如也的蓝条,“用得真空。这回复速度也是够了。”

两个人刚刚打屠戮玄武时都把蓝条挥霍了个空,眼看过了半天蓝条还是卡在那里不动,魏无羡这才意识到出门随身携带蓝药的重要性。不过之前空蓝时有回复得这么慢吗?一个模糊的念头在魏无羡脑海里闪过,他愣了一下,随即摇摇头,把这个念头甩到了一边。

眼看蓝忘机又没了话,魏无羡刚想说点什么逗逗他,忽听隧道另一端传来一名女子的喊声:“魏婴!你他妈在哪呢,活着就吱一声!”

这声音听着不耳熟,口气听起来却是十二万分的耳熟。魏无羡“腾”地一声站了起来:“吱!澄澄我在这儿呢!”

片刻之后,两个身影出现在了洞口。魏无羡还没看清来人是谁,一条闪着紫色电光的鞭子就抽了过来,他吓得赶紧后跳一步,一脸惊悚地看着出现在他面前的江澄:“澄澄你有新装备了?你鞭子怎么玩得这么熟练啊,玩过SM吗你?!”

江澄沉着脸又一鞭子抽了过去:“你才玩过SM,妈的死给!就因为你塞给我那个破烟花,我跟他现在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了!”说着,他指了指站在身边的蓝曦臣。

魏无羡的视线在蓝曦臣和江澄之间来回转了转,忽然恍然大悟,一下没忍住就笑了出来:“噗哈哈哈哈哈哈!”他指着江澄笑得直不起腰,“我家晚吟妹妹终于找到如意郎君了哈哈哈,可喜可贺!”

这事要从蓝江二人离开莲花坞前说起。

两人发现魏无羡发出烟花的坐标在一个名为“屠戮玄武洞”的听起来颇为可怖的地方后,江澄大致明白了魏无羡用意,也一时没了话说。事不宜迟,两人立即动身赶往魏无羡所在地点,却没想到半路上被江枫眠和虞夫人拦住了。

蓝曦臣停下匆匆脚步向二人施礼,虞夫人打量了他一番才把视线转回江澄脸上,一脸笑意盈盈:“晚吟,我和你爹听说了,你方才在莲花坞湖畔给蓝宗主放烟花。”

江澄下意识后退一步——一向性情爆烈的他娘笑得这么春风拂面,肯定没好事。

果然,下一句话,虞夫人说:“我和你爹商量过了,正巧近日我们打算出门云游,这段时间就由你代理宗主之位,也让你历练历练。”

江澄:“?”

虞夫人向前一步,摘下手上一个流转着紫色电光的指环,套在江澄手上:“紫电便交托给你护身,认过主的,你可自由驱使。”说着她又转身看向蓝曦臣,浅浅一礼:“小女这段时间,还要劳烦蓝宗主多多关照护持。”

蓝曦臣有点迷茫地点头,江澄:“???”

虞夫人面对两人,笑得颇有主母风范:“晚吟这个江家二小姐,与蓝宗主也算是门当户对。如今你俩既是两情相悦,那便再好不过。不过晚吟脸皮薄,我想婚事还是等你二人相处一段时间再议。”说完,她笑眯眯地走到江澄跟前,背对着蓝曦臣,脸色忽然一变,柳眉倒竖压低声音威胁江澄:“不许和魏无羡那小子再厮混了,听到没有!”

虞夫人走了,江澄如遭雷击,愣在原地。

一旁的蓝曦臣翻看了下游戏面板,善意地补刀:“晚吟,系统显示我已经进入了你的个人线。”

***

就是这么一回事。

江澄黑着脸冲着抱着肚子笑个没完的魏无羡又是一紫电,被蓝忘机拦住了。

“先出去,其他事过后再议。”

说这话时他脸上看起来还是没什么表情,但蓝曦臣凑过去看了一眼,随即便是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看他说得的确有道理,江澄只好悻悻地把紫电收了回来,仍化成一个指环,套在他手指之上,说:“那走吧。”

转身的时候,他看了蓝曦臣一眼——也不知道蓝曦臣在恍然大悟些什么。

 

不管怎么说,一行人终于走上了出去的路。虽说蓝曦臣和江澄下来时已经把洞口打开,但魏无羡和蓝忘机目前都空了蓝,没法御剑,一行人也只能一步步走到传送点。走到洞口跟前时,还是蓝曦臣带着蓝忘机,江澄带着魏无羡飞上去的。

谁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四个人刚从洞里爬出来,就被一堆修士团团围住了。

这些人都和方才温晁三人一样身穿炎阳烈焰袍,想必是温家的人。眼看对方来势汹汹,蓝曦臣表情一肃,站到了三人身前。

温晁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看了眼蓝忘机,又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站在他身边的江澄,直看到江澄头皮发麻才开口:“男的杀了,女的带走。”

这话一出,对面人再傻都知道他什么意思——他是想把杀妖兽的功劳归到自己名下,顺带再掳走两个美人。江澄第一个不干了,手上紫色电光一闪,指间指环化成鞭形:“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眼看江澄率先冲入战局,蓝曦臣眉头微微一皱,随即也跟了上去。两人从设定来说修为都不错,绝非这些炮灰NPC可比,一时间只听得NPC惨叫连连,他二人游走其中,衣袂翻飞,出手从容,身形煞是好看。

然而,因为空蓝而没有上前、陪蓝忘机站在原地的魏无羡却没心思欣赏他们战斗的英姿。他见一片混乱之中,温晁、王灵娇和温逐流还站在原地没动,飞速动手查看了一下这三人的资料,眉头顿时皱得死紧,抬头向场中喊道:“江澄、蓝大哥,小心……”

话还没说完,站在那边观战的温晁眼睛狡黠地一眯,显然是发现了什么,扭头向温逐流说道:“你过去,先把那个白衣服的美人抢过来。”

“……卧槽!”魏无羡即将出口的名字一下子变成了感叹词,眼看温逐流飞身过来,他咬咬牙,也顾不上自己内力不济,伸手将蓝忘机拉到身后,抬手,硬生生对上对方正面而来的一掌,掌上相接之处顿时一股异常刚猛又阴沉的力量传来——

 

魏无羡勉力睁开眼睛,看见头顶一片洁白的天花板。他这才感觉到身下的柔软触感,像是被褥。浑身上下无不酸痛,他往旁边转了转头,就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竟也让他痛得嘶了一声。

然后,他看见了坐在他床边的蓝忘机。对方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但他的手却紧紧握着自己的手。

魏无羡眨了眨眼:“我这是……在哪儿?”话出了口,他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哑得吓人。

“江家。”蓝忘机言简意赅。

魏无羡:“这么说,你们把温家那些人打败了?”

蓝忘机:“逃出来了。”

魏无羡闻言眉头一皱,还想说什么,房间的门一下被推开了。江澄端着个碗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把碗往他跟前一递:“醒了?丫鬟给你熬的药,补血补蓝的,喝吧。”

“澄澄,你也不照顾一下伤员……”魏无羡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还没支起身就“哎哟”一声倒了回去。身旁的蓝忘机接过江澄手里的碗,舀了一勺,递到他嘴边。

“哎呀蓝湛,还是你最好了。”魏无羡笑得眉眼都弯了,江澄一副惨不忍睹的表情扭过了头。

等过了一会,估计是终于喝完了,他听见魏无羡啧啧着评价道:“这药效果还可以,就是太难喝……咦?”他声音里带上了点疑惑,“江澄你确定这药能回蓝?”

“能啊,我们刚回来的时候一人一碗呢。”江澄脸色不太好看,像是勾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而且回蓝效果还不错。”

“可我怎么没见我蓝条回复?等等我看看——”魏无羡说着点开了自己的角色面板,下一瞬间,他沉默了。

蓝忘机和江澄的视线,一时都汇集到了他身上。

“我的蓝条,变灰了。”半晌后,二人听见魏无羡艰难地开口,语气里满满的不可置信,“看起来是……锁死了。”

TBC

*日常黑澄妹1/1【不

评论(9)
热度(318)
 

© 遥雪雪的杂物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