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歇性爬墙掉粉患者。主博@遥雪雪的主博君

[忘羡/ABO]72 hours(现代paro)05

※忘羡刑警设定。前情01 02 03 04,这更终于可以收剧情线了,看到了糖和车的曙光……

※放飞一时爽,下更火葬场,上更结尾放飞结果剧情都堆这更来了; ;不好意思蓝二哥哥还是怂了

 

清晨,明亮的光从警局的玻璃窗外斜斜洒落进来。蓝忘机在窗前自己的位置上坐得笔直,魏无羡拉了个凳子坐在他旁边,整个人像看不清他的电脑屏幕一样直往他那里凑,都快贴到他身上去了。

早已见怪不怪的办公室其他成员漠然地表示,什么,蓝湛旁边有人在吗,我没看见。

眼看蓝忘机在查询系统的输入框里输入一串又一串指令,屏幕上一条条信息刷新得飞快,一旁的魏无羡觉得无聊得慌,终于开口了:“蓝湛,我坐你身边都有一会儿了,你怎么不理我。我问你,昨天那个调酒师到底是谁?”

昨天晚上,蓝忘机冲进浴室之后,魏无羡一个人在床上笑了个半死,然后对着响着哗哗水声的浴室喊了声“今天好好休息啊”,就大摇大摆地回了隔壁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其实他只是撩蓝忘机撩着玩,逗够了就撤,也没想真的做什么。先不说蓝忘机不想,就算两个人都想,三天破案的军令状沉甸甸压在两人肩上,这时候也实在不是什么适合做的时机。

于是,昨天的情报自然也没交换完。

蓝忘机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指在纯黑的键盘上行云流水地敲击着,听到他这句话,动作顿了一顿:“那人左手戴了手套。我碰了一下,他左手小指那里的触感,不是正常的手指触感。”

他这句话答得文不对题,魏无羡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也就是说,你现在在拿‘左手小指断指’这条信息,在这么庞大的罪犯数据库里搜?你没问题吧,这得拿多少条关键词尝试匹配?再说,万一他不在数据库里怎么办?”

蓝忘机依旧紧盯着屏幕:“如果万一查不到,可以用这个。就是做DNA匹配会慢一点。”他左手从抽屉里抽出一个装着一根头发的透明自封袋,随手拍在桌上,右手敲击键盘的动作仍是一刻未停。

魏无羡只好闭了嘴,单手托腮看蓝忘机继续敲键盘。眼看屏幕上普通的汉字句段和他不认识的指令混在一起一条接着一条蹦出来,他不由得感慨:“不愧是数据大牛啊,蓝二哥哥。”

刑警一队,当然不是只靠能打就能进的。蓝忘机的数据处理能力,要是他自称第二,整个警局里就没人敢称第一。

话音刚落,蓝忘机敲击键盘的动作忽然一滞。魏无羡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变化,立即看向他,只见他在键盘上敲了一个键,整个屏幕的滚动就一下子停了。魏无羡立即凑过去:“找到了?”

蓝忘机右手已经握上了鼠标,点开了那个条目。在看到这条档案配的那张照片时,魏无羡感觉他整个人像是瞬间松了一口气:“找到了。”

魏无羡顺着他的视线看向屏幕,档案上姓名那一栏,赫然写着两个字:薛洋。

“昨天我见过这人的工牌,上面写着‘薛成美’。刚刚我觉得可能是他,果然没错。”蓝忘机说话的语调依旧平静,可魏无羡从他的眼神能看出来,他此时有几分激动。

“快看看这人的犯罪记录。”魏无羡出言提醒,蓝忘机这才反应过来,迅速将档案页面下拉。谁知这一看,两个人顿时都愣住了。

“故意杀人罪,居然只关了一年就保外就医了?他那个样子哪像有病啊?”魏无羡一下子跳起来,许是因为声音太大,一时间所有在办公室里的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活,默默看向他。同时被这么多道目光注视着,魏无羡一时觉得有点尴尬,只好打个哈哈坐下了:“没事,你们继续,继续。”

蓝忘机等他坐下了,才看着屏幕低声分析道:“事情发生在几年前,当时的局长已经卸任,相关情况很难搞清楚了。不过,可以看看这个。”说着,他从抽屉里又抽出一个透明自封袋,里面是昨天晚上他给魏无羡看过的纸片。

魏无羡:“是哦,昨天你给我看这个,我还不清楚是什么东西。这是什么啊?”说着他凑过去查看,见这一方纸片应该是从打印纸上撕下来的,上面印的图案像是什么花,他想了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蓝忘机没说什么,只是将纸片展平,放进了身边的扫描仪。他打开了一个软件,魏无羡只见扫描出来的图案被缓缓补全,那竟然是——

“金家的人?!”魏无羡忍不住低呼出声。

屏幕上,赫然是金氏财团的金星雪浪白牡丹!

蓝忘机定定看着屏幕,半晌说了声“原来如此”。他将刚才的档案窗口还原,看了一眼,道:“当年薛洋的那起杀人案,受害者姓金。”

两个人难得地双双沉默了。沉吟片刻,魏无羡拿起了自己的手机,随手拨出了一个号码。

“魏婴你干嘛打电话?我在外面呢!”不一会,电话那头响起了江澄没好气的声音。

魏无羡:“就是因为你在外面,我才给你打电话。我问你,最近的杀人案和金家相关,为什么不告诉我?”说后一句话时,为了不让蓝忘机之外的人听见,他刻意压低了声音,听起来反倒有几分严肃的意味。

电话那边明显地沉默了。过了一会,江澄的声音再度响起,听起来颇为严厉:“这事蓝启仁特地交待不要告诉别人,只有我们几个队长能知道。谁告诉你的?”

魏无羡忽然嘿嘿一笑:“没人告诉我,我瞎猜的。江澄你这人怎么这么好骗,我随便套套你的话就给套出来了哈哈哈哈!”

在江澄“魏婴——!”的大吼中,魏无羡好整以暇地按掉了电话,和蓝忘机对视一眼,两人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了然。

蓝忘机开口:“有两种可能性。”

他说得极其简略,魏无羡却非常自然地接过了话茬:“第一种,薛洋不是金家人,但一直在杀金家人,这纸片是他从受害人那里拿的。第二种——薛洋是金家的人,但也杀金家人,这纸片是他背后的人的。

“看来,歪打正着,我们又回到现在最棘手的那个案子上来了。”魏无羡说着,随手划亮手机屏幕,飞速打了一段话,发了出去。

“这是?”蓝忘机看他动作,不解地皱了皱眉。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出魏无羡打开的是短信界面而已。

“我给江澄发了条短信。”魏无羡关上手机屏幕,歪头微笑:“我让他帮我问问金子轩,金董今天有没有空。”

 

魏无羡在金氏集团的会客厅里坐着。

刚才他所说的“金董”,就是金光善。金光善人到中年,执掌着金氏财团,平时可是个大忙人。但这次,魏无羡让江澄转告他说发现了最近几起杀人案的眉目,他居然立即表示愿意和自己谈谈。

可见,这个案子的确不简单。魏无羡微微眯起了眼。

“魏警官。”一个优雅而有礼的男声响起,魏无羡回头,看见一位西装革履、颇有风度的中年alpha男人正站在离他不远也不近的地方,向他点头微笑。这个距离有点奇怪,魏无羡疑惑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是omega,对方是alpha,理论上两个人是不能离得太近。

能意识到这种问题的人,要么像蓝曦臣那样对礼节看得极重,要么——就是对“性别”的认知过为敏感。魏无羡眨了眨眼,想起社会上关于这位金董“风流韵事”的一些传言。如果是这样,他的一些猜测就说得通了。

“金董事长,不用太拘谨了。”魏无羡从椅子上站起来,向前走了两步,微笑着向对方伸出手:“我其实是江澄的发小,说起来算是您的晚辈。一直没看望过您,说起来还是晚辈的不对。”

魏无羡虽说平时潇洒不羁,此时装模作样地说起客套话,倒也是滴水不漏。金光善的神色明显有些缓和:“魏警官客气了。说起来,警方的调查有什么进展了?”

他语气从容,好像在说一件与自己不甚相关的事,然而眼神里却有一丝急切闪过。魏无羡状似不经意,实际上一直盯着他,将他那一丝急切完完整整地收入了眼底,心里顿时有了胜算。于是他扬起唇,笑容里毫无顾忌地带上了几分压迫感:“不瞒说,我们已经有想法了,只是要核实一些信息,还希望金董事长能配合一下我们的调查。”

感觉到魏无羡视线里传递的这份压迫,金光善有些不愉快地皱起了眉,口头上却还是客客气气:“魏警官想调查什么?只要是办案需要,我知道的都会告知。”

魏无羡眯了眯眼:“死的那几个,是你的什么人。”

金光善身体微微一僵,随即笑道:“这个我已经告知警局了,其中一位是和我关系比较近的小辈亲戚。另外两位,我的确不清楚。”

魏无羡毫不客气地追问:“你怎么知道是三个?”面对着金光善一瞬间发白的脸,他嘴角难以抑制地扬起来,又不依不饶地补了一句:“金董事长,你最好如实回答。不然,死的可不只是你的私生子,说不定还会有金子轩。你我都不愿意看到这个情况的,对吧。”

 

与此同时,蓝忘机正在联络最近三起杀人案的相关办案人员。放下电话,他看着方才通话时密密麻麻写在纸上的笔记,按了按额头。

办案现场的作案痕迹,看似各有不同,实际上拨开作为障眼法的层层迷雾,相同点已经十分明显。如果没猜错的话……

他把身边的电脑从待机状态唤醒,在查询系统的输入框里输入了几个字。

 

魏无羡再次走进警局时,夕阳的余晖已经给整个办公室镀上了一层暖黄的颜色。在这温暖的光芒里,蓝忘机还坐在他窗前的座位上,背脊挺得笔直,和早晨他离开时的样子几乎分毫不差。魏无羡吹了声口哨,权当打招呼:“嘿,蓝湛,我回来啦。想我了没有?”

蓝忘机应声回头望他。他皮肤很白,配上他平时严肃的神情,原本是冷硬的,但此时在夕阳余晖的映衬下,居然显得有几分温柔。那一瞬间,魏无羡的心跳不经意漏跳了一拍。

蓝忘机见平时话唠的魏无羡在他回头后居然没说话,微微皱了皱眉,问:“怎么?”

魏无羡这才回过神来,道:“不好意思,我回来晚啦。”他径直走过去,在蓝忘机旁边的凳子上坐下,“我跟金董聊过之后,又找了金子轩详细问了一下,才敢最终确定。你这边怎么样?”

蓝忘机低头,摇了摇头,像是有些羞惭:“有大致猜测,但还需要进一步核实。”

魏无羡笑道:“你这边肯定比我复杂,不用不好意思。那就我来说,你看看跟你想的一不一样。

“金光瑶。”

魏无羡说出这个名字的一瞬间,蓝忘机抬起了头。他重复了一遍:“瑶?”

“哎呀,说这个名字,你可能对不上号,我检讨。”魏无羡补充道,“改名之前,他叫孟瑶。”

那一刻,看到蓝忘机的神色,魏无羡知道,他找对了。

“真相应该是我们之前猜的第二种可能性。最近死的几个,包括之前薛洋杀的那个,都是金光善的私生子。孟瑶也是。当年金董有一些产业想让小辈接手,孟瑶和死的那个应该都在他的备选名单之内。然后孟瑶指使薛洋杀了那个,他就理所当然地上位了,拿到了金家的一部分产业。最近他应该是羽翼丰满了,就想把障碍都处理掉,将金家产业独吞。”说到这里,魏无羡凑过去看了看蓝忘机的电脑屏幕,“蓝湛,你今天查到什么了?”

“你提到的‘羽翼丰满’,应该是黑帮。”蓝忘机说着,将电脑上的资料点开,“最近这几起,作案手法是他们的惯用手法。过往我们抓过这个黑帮的人,证言里提过几个重要成员,其中和金家关系最近的人,是孟瑶。”

魏无羡看了眼电脑屏幕上点开的孟瑶资料,立即明白了。孟瑶的母亲一栏,标着“孟诗”。孟诗当年也是曾经红过的小明星,好像和什么大商人传过绯闻。这么一想,这个“大商人”,想必就是金光善。

这样一看,案子基本有了定论,魏无羡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就算到了三天案子没破,他们将这个调查结果交上去,估计也不会受太重的处分。他看蓝忘机说完刚才的话,又若有所思地在纸上写着什么,就调转了注意力开始看蓝忘机,看着忽然忍不住嘴角上扬,眉眼都笑弯了。

蓝忘机写着写着,感觉身边的人在盯着他,一转头,就看到魏无羡这副样子。他不解地皱了皱眉:“怎么了?”

“没怎么。”魏无羡单手支颌,依旧盯着他笑。他本就长得好看,这么一笑,更给他明俊的相貌添上了几分生动的神采:“我在想,我们真适合做一对好搭档,以前我都没怎么发现。”

蓝忘机愣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我在一队,你在二队。”

言下之意,他们没有多少搭档的机会。但魏无羡听了,倒也不生气。办案时不能做好搭档,但是生活中还是能做好搭档的啊!他在心里默默呐喊着这句,当然,他没说出来。

他想,对啊,怎么以前就没发现呢?是因为很少一起背负责任努力而默契地完成任务,还是因为那次做过之后心境变了?

他觉得他们两个在一起时做什么事都特别顺心,唯一的缺陷,就是蓝湛似乎不太愿意和他在一起了。不过,魏无羡才没这么容易死心。他想,蓝湛不愿意,我就死磨硬泡,把以前撩妹练就的技能都用在他身上。他要是还不愿意,我起码可以想办法偷偷怀个他的孩子……等等?

自己的想法太过天马行空,魏无羡居然被自己吓得生生回了神。面对蓝忘机投过来的疑惑目光,魏无羡只好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道:“对了,你刚才在写什么?”

蓝忘机看了眼自己面前摊开的纸张:“整理了一下信息,目前连环杀人案调查得差不多,我哥的失踪案这边反倒缺一个将薛洋与孟瑶联系起来的契机。我去申请数据库最高权限,查一下其他资料。”

魏无羡道:“找不找得到倒没关系,我们心里已经有底了,大不了之后再找到补上。”说到这里,他随口道,“对了,我差点忘记问,昨天你跟薛洋最后一句说了什么?”

蓝忘机回忆了一下,皱了皱眉:“我问是谁指使你,他说你可以问你哥。”

蓝忘机显然还没弄清楚其中的关节,但这话一出,魏无羡却是一震。他内心有一个模糊的想法闪过,表面却不动声色,道:“那今天晚上,你查查孟瑶的据点可能在什么地方,我去准备点东西。对了,把那天你和你哥的电话录音给我,我再听听。”

蓝忘机一脸严肃,点了点头。

距离最后的期限,只剩下一天多一点。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TBC

 

*虽然剧情跑得很痛苦,但是要恭喜羡羡沦陷,啪啪啪啪啪(←是鼓掌声)

*大概下更结局!下更可以跑感情线跑到一本满足,我好喜欢【为什么我喜欢的总是结局

评论(16)
热度(385)
 

© 遥雪雪的杂物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