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歇性爬墙掉粉患者。主博@遥雪雪的主博君

[忘羡/ABO]72 hours(现代paro)06 END

※忘羡刑警设定。前情01 02 03 04 05,我想开车,我要憋死了……以及我是真不会写打架【。

※不要嫌弃我更得慢……这更有9400+,真的【。

※PS.没有什么隐藏的曦瑶,他们两个只是比较熟

 

天空已经微微泛起鱼肚白,空荡荡的警局里却还有两个人在昏黄的台灯下忙碌——魏无羡和蓝忘机。

魏无羡忙活了大半夜,一会儿听录音,一会儿写写画画,一会儿翻箱倒柜进进出出,到了三点多钟才终于能趴下眯一会。迷迷糊糊间听见有桌椅挪动的细微声音,一向比较警觉的魏无羡努力抬起头,挣扎着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嗯?”

眼前一片迷蒙,窗前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双手还抓着椅背,看起来像是因为魏无羡忽然开口而僵住了。魏无羡努力眨了眨眼,这才看清,这人果然是蓝忘机。

“喂,蓝湛,你吵醒我了。”魏无羡一旦起早了就有点小起床气,此时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也带了点抱怨,“你挪椅子干什么?躲我吗?”

蓝忘机尴尬地站在原地,手里提着的椅子拿着也不是放下也不是:“……没有。”

他语气里难得地带了点心虚,勾得魏无羡的好奇心一下子就上来了。他直起身来,两眼放光地刚想问个究竟,忽然闻见,他身边的空气里有一股淡淡的幽香。

那是他自己信息素的味道。

魏无羡顿时明白了蓝忘机在躲什么,心里暗骂:都是睡觉前想那些乱七八糟东西的错。不过他转念一想,这时逗蓝忘机肯定特好玩儿,于是假装不明就里,大大方方地朝着蓝忘机贴过去:“那你为什么挪椅子啊,蓝二哥哥?”

蓝忘机僵在那里,垂着睫,耳朵都红了,嘴上还故作强硬:“魏婴,不要胡闹。”

成功逗到了蓝忘机,魏无羡倒也不过多纠缠,听了这话就顺坡下驴,正了正脸色:“好,不胡闹了,听你的。今晚怎么样,孟瑶的据点有没有线索?”

没想到听了这话,蓝忘机居然一脸凝重地摇了摇头。他眼下晕着两道浓浓的乌青,想必这一晚基本没睡。

魏无羡大跌眼镜:“什么,你查了一晚居然都查不到?”他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看来,这个孟瑶确实不简单。”

两人都陷入了沉默。蓝忘机手机的短信声却在此时好巧不巧地响起,打破了办公室内的沉寂。

蓝忘机将手机屏幕划开,看了一眼,脸色居然有所好转。魏无羡恰好将他的这个细微表情变化完完整整地收入了眼底,于是立即凑过去看蓝忘机的手机:“怎么怎么?”

蓝忘机放下手机,道:“最高权限申请下来了,密码看邮件。”

魏无羡心头一震,和蓝忘机对视一眼,两人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调查继续下去的希望。魏无羡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道:“那现在,首先我想看看薛洋出狱当天的录像。”

蓝忘机点了点头,正要动手操作,他的手机突然又响了。魏无羡心想大概是给他们开权限的人有什么要嘱咐的,刚要移开视线,却看到蓝忘机看向手机屏幕那一瞬间,神色忽然一变。

魏无羡顿时也是一惊,压低声音问他:“怎么了?”蓝忘机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只是默默将电话接通,按了免提。

“嘿,蓝警官,还记不记得那天的调酒师啊?”懒洋洋带着几分轻佻的声音响起,声音颇为熟悉——这居然是薛洋的声音!

魏无羡和蓝忘机迅速对视一眼,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电话里的声音还在慢条斯理地继续:“不用紧张,我不过是窃了个听,知道你们拿到了警局数据库的最高权限而已。现在想请你们过来一趟,不知道有没有空啊?如果你们没空,我只好麻烦一下蓝涣警官了。”

这人语气还是那样,甜甜蜜蜜的,但语句里隐含的凶狠却使人毛骨悚然。蓝忘机刚想说什么,魏无羡眼神示意他不要开口,自己开口问道:“你那天对他手机做手脚了?”

“不错,不愧是魏警官,一听就明白。”电话那边的人低低笑了一声,“因为魏警官太聪明了,我要提醒你一下。别想把这手机砸了,也别想叫你们的其他同伴一起来。否则,”他声音忽然转为阴沉,口气里明显带着威胁,“我可不保证蓝涣警官的人身安全。”

“那好,我们去。”魏无羡干脆地答道,随即挂了电话。他站起身,对蓝忘机道:“我们走吧。”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两人都清楚地明白这一点。

 

蓝忘机开着车行驶在清晨的高速公路上,副驾驶座上坐着魏无羡。两人如薛洋所言,没带其他任何人同来——他们确实搞不清楚薛洋这个黑客通过这部手机能看到什么,只能稳妥为上。

一路上,薛洋提示他们行进的路线,居然都是用的短信——想必是怕电话会被定位追踪,虽然他用的是虚拟号码。不得不说,他是极为狡猾的一个人。

眼看着汽车开往的方向越来越偏僻,一直拿着蓝忘机手机密切关注对方短信的魏无羡忽然开口:“没信号了。”

几乎是在他说出这话的同时,短信提示音“叮”地一响。魏无羡心里一紧,赶忙点开短信,只见上面写着:“再往前开一段,你会看到指示,按照指示开就行。快到了。”

 

旅程的终点,是一座废弃的厂房。路上LED灯板上显示的红色箭头一路指引他们到了这里,下车时,魏无羡还感叹了一下这种选址简直是标准结局。踏进大门,空旷的厂房里,预想中的人果然出现在了眼前,分毫不差。

金光瑶,薛洋。以及,分散在厂房四周边缘的其他黑帮成员。

还有坐在金光瑶身侧的蓝曦臣。

“孟先生是吧?久仰久仰,百闻不如一见。”魏无羡率先开口打招呼,眼睛装作漫不经心地四处打量。

对方笑眯眯地纠正:“是金先生。”

不得不说,这最终的幕后黑手长相一点都不阴森可怖,看起来是个俊秀中带着点伶俐的beta,个子也不太高,笑起来十分温柔可亲。魏无羡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这么积极认祖归宗?”

对方笑而不语,他身侧的蓝曦臣看向蓝忘机,温声叫了句“阿湛”。

蓝忘机没说话,腰间的枪却暗暗上了膛。

“蓝警官,别这么紧张嘛。”薛洋笑着开了口。他显然眼神极为毒辣,一眼就看清了蓝忘机的小动作,“我们没什么恶意,就是想请你们帮个忙,把警局数据库里关于我们的所有不利记录都清了。不用担心,把密码交给我就行,我来清,你们可以在旁边监督,保证不多删别的。事成之后,蓝涣警官你们可以领回去。”

魏无羡故作吃惊:“这么简单?我不信。”

薛洋耸了耸肩:“就这么简单。我是黑客呀,不让别人发现修改痕迹很容易。哦对了,你们临走还要把身上所有的数据存储设备放下,没了。”

魏无羡摇头表示怀疑:“可是我看,你给我们发最后一条短信时手机就没网了。你这里真有网?”

薛洋微笑:“当然有。我想要它有,它就能有,怎么了?”

魏无羡没再和他说话,而是转头问身边的蓝忘机:“蓝湛,电脑我不太懂,我问问你。他这么说,是说这边有专线网络接入吧?”

蓝忘机:“嗯。”

魏无羡:“刚才手机没网还能收到短信,说明当时用的就是他们的网。”

蓝忘机:“对。”

魏无羡:“拉这么大个无线网,肯定不行。哪有这么强大的路由,中间会有节点吧?”

蓝忘机点头:“没错。”

他们这边你来我往地对答,对面薛洋的脸色却渐渐变了:“你们说什么?”

魏无羡扭头看向他,嘴角颇为得意地扬起一个弧度:“我们说,这样看起来偷个网也完全没问题。你们是不是没注意,刚才网络里新接了一台设备进来?”

薛洋脸色骤变。一旁的金光瑶挑了挑眉。

魏无羡笑着看向蓝曦臣:“多亏蓝大哥电话语音里给我暗含了摩尔斯电码,处理得太小心了,我差点没听出来,最后还是导进音频处理软件判断的语音长短。薛洋你全程窃听,有没有注意到我快到门口时下了个车?”

当初魏无羡大学时不好好学专业知识,学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进警局之后,有一天他撩蓝忘机玩,给他用摩斯密码写了张纸条。蓝忘机看了不明所以,正巧蓝曦臣从他身边路过,看了一眼:“‘蓝二哥哥,你看看我呗?’”念到这里,他心情复杂地瞥了一眼蓝忘机:“这是哪个女孩子给你写的?”

魏无羡在不远处的办公桌前一边拍桌大笑一边举手:“不是女孩子哈哈哈,蓝大哥,是我!”

这事之后,两人就都知晓了对方懂摩斯密码。不得不说,蓝曦臣能临时想起这一点并加以利用,也是走得很不错的一步。操作也十分漂亮,既没让监督的人起疑,又细微地区分出了长短音之间的区别。

破解出的摩斯密码是“outgate 500”。当晚魏无羡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而当今天他看到门前的最后一段路是长长的直路时,他终于一瞬间明白了。于是距离大门将近500米时,他跟蓝忘机说下车解个手,在路边一通翻找,终于在草丛里发现了节点,他随手接了个中继。

他赌了一把,信号被阻断之后薛洋会放松警惕。他赌对了。

“喂,江澄啊。”眼看薛洋一时说不出话来,魏无羡随意地拿起了手里的手机,对着那边说了句,“还有多久到?”

听筒里一阵嘈杂之后,江澄略带急躁的声音响起:“快到了!一队和二队的人我可都调来了,魏婴你千万给我挺住,别出事!”说到这里,他声音里带上了点咬牙切齿的味道,“要是你出了什么事,以后都别想再让我陪你吃麻辣火锅!”

“江澄,你跟麻辣火锅有仇是吧?”这个关头,魏无羡竟还有闲情调侃,“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他挂断电话,一直站在一边没说话的金光瑶终于悠悠开口了。他脸上依旧笑着,眼里却一点笑意也无,出口的话凉飕飕的:“敬酒不吃吃罚酒。”

瞬间,四周金属的摩擦声四起,魏无羡不用回头看,就知道包围在四周的人准备动手了。他右手立即伸向腰间,举起枪的同时手枪已经干脆利落地上了膛,一气呵成。他双眼紧紧盯着已经亮出手中枪管的金光瑶与薛洋,喊了一声:“蓝湛!”

“我在。”沉稳声音在背后响起的同时,蓝忘机上前了一步,不动声色护住魏无羡背心。

“魏先生胆量不错,敢在我的地盘公然挑衅。”金光瑶扬了扬唇角。

“金先生客气,要是你的手下都带着枪我也是不敢的,你一声令下,我和蓝湛非变成筛子不可。”魏无羡双手举枪,紧绷着一张脸眼神逡巡着寻找突破口,嘴上却还能对答如流,“不过我看过了,你们的人基本都没枪。”说到这里,他脸上挂着笑容有意无意地瞥了金光瑶一眼,不意外看到对方的眼神迅速沉了下去,“我猜是你心有顾虑怕被暗算,这种场合不敢让他们带枪吧?”

“……不过困兽之斗而已,魏先生何必逞口舌之快。”片刻沉默之后,金光瑶居然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将视线转向了蓝忘机,“比起解答这个问题,我更好奇,蓝先生是怎么想的。”

他眼神里闪烁着诡谲的笑意,魏无羡不由得心底一紧——这家伙,可能要说什么惊人的话来干扰蓝湛的注意力了。

他正想着对方说完这句话会怎样突然发难,到时候怎样闪避,对方的话就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劈了下来,将他劈了个正着。顿时,他整个人僵在原地,原本的十二分警惕全被抛在了脑后。

金光瑶说:“蓝先生,你明明喜欢魏先生,为什么还让他一个omega来这里犯险?”

魏无羡心乱如麻,刚刚还在飞速运转的大脑中此时只剩下了一个念头:蓝湛……喜欢我?

这边魏无羡已经愣住了,那边蓝忘机也是心底一惊,瞳孔骤缩,立即看向魏无羡。

金光瑶眼睛一眯——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说时迟那时快,他瞬间抬手,扣动了手中手枪的扳机。与此同时,他身边的薛洋挥了一下手,待命许久的其他人随即一冲而上!

子弹击中血肉的声音,随即是蓝忘机一声隐忍的闷哼。这声音就响在耳边,魏无羡瞬间回神,一扭头,眼睛立即睁大了:“蓝湛!”

蓝忘机小腿上中了一枪,鲜血瞬间将裤腿染红了一小片。他身形一晃,显然是差点跪到地上,不过还是勉力撑住了。背后袭击的风声传来,他一个闪身,躲过背后人如蛇一般毒辣地刺向他的匕首,一把拉过还呆站在原地的魏无羡,回身一肘,那人被撞得一个踉跄,站立不稳,倒在地上。

他拉人时手上用的力气太大,魏无羡整个人都撞进了他怀里,一时间只觉身周都是蓝忘机身上的淡淡檀香。明明敌人正向他们包围而来,但他此时心里就是没来由地安定了几分。大脑重新找回一些理智,魏无羡回身,一胳膊架住身后人即将砸到他身上的铁管,丝毫不顾手臂上瞬间传来的钝痛,另一手立即抓住铁管另一端,脚下一个飞踢,将那人踹了出去。他将从对方手里夺下来的铁管换到左手,右手握紧了手中的枪,侧头向身后人喊道:“蓝湛,去救你大哥,我拖住他们!”

这“他们”,说的不是冲上来的那些帮众,而是金光瑶和薛洋。没错,面对即将到来的两队刑警,聪明如他们应该不会硬杠,而是打算趁乱逃走,保存实力。这也就是他们没有继续补枪的原因——只要能阻碍住蓝魏两人就够了,宝贵的子弹需要用在更重要的地方。

至于刚刚想问的“蓝湛,你是不是喜欢我”这句话,魏无羡打算等撤到安全的地方再问。他只知道一点:为了确保达到让蓝忘机分神的效果,金光瑶自然会挑最能戳中他内心的话来说。

想到这里,他内心涌上一阵隐秘的欣喜,但却还是难以抑制地觉得忐忑。背后传来搏斗的声响,片刻后,枪声响起,然后才传来蓝忘机简洁的答话:“……嗯。”

魏无羡唇角不禁扬了扬,正要转回头去,眼角余光忽然瞥见在这一片混乱之中,厂房东侧方向居然有两个人在向外撤。不必再去辨认那两人是谁,魏无羡瞅准可以拦截他们路线上的短暂空当,向身后喊了一声“掩护”,就径直冲了出去!

身后传来砰砰两声闷响,蓝忘机放倒了一个正要追向魏无羡的人,才转过身。他神色严肃却坚定,白皙的脸上沾着方才打斗中不知是谁溅到他脸上的血迹,一步步向蓝曦臣走去。

不知为何,一片混乱中,蓝曦臣居然一直坐在那里没动。

手枪里的子弹已经所剩无几——蓝忘机一条腿受了伤,战斗力就少了一半,有的情况下不得不依靠枪。路上还有人冲过来,有的被蓝忘机用刚夺过来的匕首放倒,有的被他徒手击倒在地。他走到蓝曦臣身前,片刻对视后拉起了他,将他的胳膊架到自己肩膀上。蓝曦臣在他耳边用满是歉意的声音说:“他们给我下了药……辛苦你了。”

身后利刃破空的风声袭来,蓝忘机神色一凛,迅速拉他避过那人攻击,错身时堪堪将那人击倒在地,才低声道:“……兄弟之间,无需道歉。”

而另一边,金光瑶和薛洋两人眼看就要到达门口,一根铁管忽然不偏不倚地横在了两人面前。两人一惊转头,看见魏无羡一只手持着这根铁管,另一只手看似随意地转着手中的枪向他们笑。

“魏先生,你一个人来拦我们两个,实在是有些托大了。”金光瑶危险地眯起眼睛,“我和蓝警官也算有点交情,想必你也能感觉到,我还是不希望你我走到你死我活这一步的。”

“不用太紧张,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出手杀你们,一切走法律程序比较好,你说是吧。”魏无羡摆摆手,就好像优势在他这边而不是对方那边一样,“再说,”他声音忽然一沉,“你觉得你们两个omega,能赢得过我?”

被戳穿身份,金光瑶微微一愣,魏无羡看准这一瞬间的机会,一个闪身到他身后,铁管回手敲落金光瑶手中的枪,右手中枪管同时抵上金光瑶的太阳穴。

与此同时,薛洋的枪口也已经对准了他。

面对黑漆漆的枪口,魏无羡脸上不见丝毫惧色,笑道:“总算靠嘴上功夫扳回一局,也算以牙还牙了。现在是一对一,我有人质。”

他们的人大多没有注意到这个角落,个别几个人注意到了,一时也不敢轻举妄动。魏无羡这边与薛洋僵持着,还不忘不回头地向后喊了一声:“蓝湛,带他走!”

不远处一声身体倒地的闷响,片刻后,魏无羡余光瞥见一个人搀着另一个人一瘸一拐地冲了出去。

此情此景下,金光瑶竟然笑了笑:“魏先生,你知道你的弱点已经暴露出来了吗。”

魏无羡将枪口又向他脑袋上顶了顶:“不知道,不想知道。你以为我还会中计第二次?”

金光瑶道:“或许是实话,只是你不愿意听。”

话音刚落,外面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魏无羡站在金光瑶背后,没看见他的表情,只看见薛洋眯了眯眼,眼中戾气陡生,说出了一句魏无羡意料之外的话。

他说:“魏警官,你以为你手里有人质,我就不敢开枪了吗?”

 

江澄冲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魏无羡对面的人抬手一枪,魏无羡的身体晃了一下,随即倒下。眼看对方开枪之后就要逃跑,他看了一眼对方,又看了一眼魏无羡,最后还是咬了咬牙,一个箭步冲向魏无羡,将他上半身扶起来:“魏婴!”

他这一声喊得几乎破了音,魏无羡艰难地睁开眼睛,看见是他,努力扯起嘴角笑了笑:“江澄,救驾及时。要是再晚一点,我躺在这里让剩下的小喽啰弄死了,那多没面子。”

他伤口在左肩略微靠下的位置,虽然看起来凶险,但只要及时妥善处理,就不会有性命之忧。看清了魏无羡的伤势,江澄心里稍微轻松了一点,就又听魏无羡有气无力地问道:“各个出口安排人堵上了没有?”

江澄点点头,声音还是有些发颤:“堵上了,没问题。”

魏无羡还想再说什么,忽听门口又有脚步声——蓝忘机冲了进来。江澄抬头,和他对视一眼,二人都点了点头,随即江澄将魏无羡放下,冲进了厂房,而蓝忘机走了过去,弯下腰,将魏无羡直接从地上抱了起来。

江澄是组织一队二队出动的人,他还有需要完成的任务。而蓝忘机此时也有伤在身,不便参与行动,他来照顾魏无羡,是此时最合适的选择。

“喂喂,蓝二哥哥你快放我下来。”眼看蓝忘机一把将自己抱起,转身就要往外走,在他怀里的魏无羡赶忙挣扎,“你腿上还有伤呢,我自己能走。”

蓝忘机低头看了眼他,淡色的瞳孔里眼神坚定:“不行。”

远处传来零零碎碎的枪击声响,身边不断有其他刑警举着枪冲进去,与走出来的他们擦肩而过。明明方才的脚步都是一瘸一拐,此时,蓝忘机却一步一步走得很慢、很稳,没让怀中的人受到一丝一毫的颠簸。仿佛他臂弯中的,就是整个世界。

魏无羡见抗争无果,也就坦然地安静了下来。毕竟,要是让他走回去,他自己也没什么信心。

这一安静下来,刚刚最想问的问题就又浮上了心头。想起这个问题,魏无羡心里就是一阵忐忑,但他想了想,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实在不能再等了。打定主意,他一抬头,视死如归地看向蓝忘机的双眼:“蓝湛,我有问题要问你。”

蓝忘机大概也知道他要问的是什么,愣了一下,眼神随即不自然地飘向了其他方向。

见他这样,魏无羡心里的不安之感更重了。但他一不做二不休,一咬牙,直接将心里的问题问了出来:“蓝湛,你是不是喜欢我?”

蓝忘机的脚步停住了。他扭开头垂下睫,魏无羡从自己的角度,竟然看不清他的表情。

魏无羡心底一凉,刚刚的自信仿佛一下子都没了。他用右手拽住蓝忘机的衣襟,出口的声音发着颤:“蓝湛,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你能不能说出来?我是伤员禁不起折腾,求你就算不喜欢也说出来,好让我死了这条心……”

听到最后一句话,蓝忘机神色剧变。他立刻转回头,双眼死死盯着魏无羡:“你?”

魏无羡心里一震,这才意识到他说漏了嘴。不过既然说都说了,他也就心一横,眼一闭,把他心里那些隐秘的心思一股脑说了出来,丝毫没注意到刚才蓝忘机“你”字的语气震惊中带有一丝惊喜:“没错,蓝湛,我喜欢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不清楚,但是是这两天才发现的。不是喜欢江澄的那种喜欢,是想和你上床的那种喜欢。你可能觉得我很恶心,但是我是真的想和你上床,想被你标记,想给你生孩子……”

将心里话说了出来,魏无羡反倒觉得轻松了许多。他睁开眼,这才发现蓝忘机正死死盯着他,眼里有种将要落泪一般的欣喜。

蓝忘机低下头,脑袋几乎埋进魏无羡颈窝。然后,他开口,说了简简单单的三个字。

他说:“我也是。”

魏无羡呆愣当场。恍恍惚惚间,他觉得,今天这喜喜悲悲,都快赶上过山车了。

他愣了一会,忽然全身一哆嗦,立即又拉住蓝忘机的衣服问:“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蓝忘机眼眶还有点发红,听到这句话,他明显有点尴尬,吞吞吐吐地说:“我……我说我……”

“行了我知道了。”魏无羡像是现在才清醒过来,他心满意足地往蓝忘机怀里钻了钻,笑了起来,“蓝湛你怎么这么好,我喜欢死你了。”

蓝忘机温暖的胸膛近在咫尺,他能听到蓝忘机胸腔里剧烈的心跳声。如果不是魏无羡身上有伤,他毫不怀疑蓝忘机会把自己箍到他怀里抱个死紧。

两个人就这样在原地黏糊了一会儿,魏无羡忽然抬头说:“我们别站在这了,喏,警车就在前面,我们上车慢慢说。”蓝忘机这才如梦初醒地点了点头,继续迈开步伐。

不知为何,明明蓝忘机走得还是很稳,魏无羡总是觉得他脚底下是飘的。

路上左右没事,魏无羡就又开始唠唠叨叨,完全不像个伤员:“既然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那我马上就是你的人了。你的人现在想问你几个问题,蓝湛,你可一定要乖乖回答。”

上方传来蓝忘机一声短促的“嗯”。

魏无羡眼珠转了转:“蓝湛,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见蓝忘机又沉默了,魏无羡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那我们做选择题,不做解答题。你说,你是在我性别分化前还是分化后喜欢上我的?”

蓝忘机脚步顿了一顿:“……前。”

蓝忘机这个字一出,魏无羡反倒一时语塞。他原本想好了蓝忘机回答“后”之后,他还能提问的一堆时间点,谁知这没想到的答案,将他后面准备好的问题全都堵了回去。

同时,他心里也是一阵震撼——原来蓝湛,居然默默喜欢了自己这么多年。

一个问题解决了,另一个问题又冒上来。魏无羡又忍不住问:“结果我是omega,这还好,要是我是alpha你怎么办?”

蓝忘机这次脚步没停:“没区别。”

这句话表面意思是就算魏无羡是alpha他也喜欢,然而魏无羡却一瞬间明白了他隐藏的含义——无论魏无羡是alpha还是omega,他都只会在他身边默默喜欢他,不会干涉他的生活轨迹。魏无羡想,这个人对于感情,可真是笨拙得可以。可自己,不也是迟钝得可以吗?

他忽然又想起一事,问:“对了,那两个月前那次,我一出事你就出现救我,是不是你一直注意我?发现我落单了就暗中保护我?”

蓝忘机脚步又顿了顿,没说话,可他耳廓隐隐透出的淡红色已经暴露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魏无羡勾了勾嘴角:“哦~那很好。”那个“哦”字被他拉长了尾音,听起来带有几分调侃的意味,“要不是蓝二哥哥你经常尾随我,恐怕也没这么容易就睡上我了,你说对吧。”说到这里,他向蓝忘机抛了个媚眼,“对了,那天晚上的事,我还没好好评价过。你尺寸不错,技术也还可以。我很满意,不过你还需要继续努力。”

说这句话时蓝忘机已经走到车前,正要抬腿上车,闻言差点一个踉跄。

魏无羡:“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终于上了车,蓝忘机向司机简单交待了一下两人的伤势,司机便同意先带他们两个人去医院。魏无羡已经在那边的座位上躺下了,他一躺下,眼皮就有点打架,强撑着向那边的蓝忘机喊了一声:“蓝湛,我先睡一会,你也睡一会吧。一会估计我们两个都要做手术。”

说完,他两眼一阖,就睡着了。蓝忘机站在他身旁看了一会他,最终还是走了过去,将他的脑袋轻轻枕在了自己的腿上。

魏无羡这一觉,就睡到了医院大门前。进了医院做了检查,两人体内的弹片都需要做手术取出来,蓝忘机倒还好办,魏无羡体内的弹片离胸腔太近,怕伤到内脏,需要多花一些时间。

于是魏无羡还没从手术室出来,蓝忘机已经坐在外面的凳子上等他了。蓝曦臣和江澄不知什么时候也过来了,蓝曦臣看见蓝忘机没事就松了一口气,不知为何还多看了两眼他的表情;江澄则是阴沉着脸一屁股坐到了手术室外的凳子上,等魏无羡出来。

当魏无羡躺在床上被推出来时,看见的就是这个阵仗。他嘴角不由抽了抽:“一队二队队长加一个蓝湛……可以,我待遇真的可以。”

江澄本来想冲过去看他,听他这一句又生生忍住了,坐在凳子上忿忿道:“叫你小心别受伤,你又受伤!”

冲过去的是蓝忘机。他立即起身走到魏无羡床前,低声问:“怎么样了?”

魏无羡一看见他,眉眼都笑弯了。他说:“没事,我感觉挺好。那两个人怎么样了?”

江澄在不远处不咸不淡地回答:“抓住了。你江澄哥哥出马,有什么不放心的。”

魏无羡侧头冲他喊了一声:“滚,江澄妹妹。”他又转头看向蓝忘机,问:“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到三天了没?”

蓝忘机抬手看了看手表,摇摇头:“没有,还差几个小时。”

此时的时间,恰巧是深夜。

魏无羡点点头:“那好,我觉得这三天我们不光破了案子,还确定了另一项挺重要的事。”说到这里,他忽然深吸一口气,大喊了出来:“那就是!我魏婴和蓝湛的终身大事!”

蓝曦臣一脸恍然大悟,江澄黑着脸用“妈的死给”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蓝忘机看着他,眼底浓浓的笑意渐渐蔓延到了眼角眉梢,蔓延上了嘴角。

那是一抹如同皓雪初融的浅浅笑意。一瞬间,魏无羡看呆了。蓝湛他、他……居然在笑!

感觉到其他人也都看了过来,蓝忘机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忙正了正脸色,抬头向推车的护士微一点头,道:“走吧。”

魏无羡又笑起来,捏了捏蓝忘机放在他床边的手,说:“嗯,我们走吧。”

我们走吧。

从今以后的路,一起走,一直走下去。

 

END

 

*……但是没完,还有一趟车,就是跟主线剧情关系不大了。不开车的ABO算什么ABO!开!

*爱我的话留个评呗?> <

评论(55)
热度(628)
 

© 遥雪雪的杂物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