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歇性爬墙掉粉患者。主博@遥雪雪的主博君

[忘羡/曦澄]如果《魔道祖师》是个恋爱养成游戏 04

这更我觉得好好看!下更我一定开始刷主线剧情((

云梦深深:

※又名:线上老婆真的是个男孩子,前情 01 02 03


※恋爱养成网游(?)设定,忘羡曦澄都是内测玩家


※汪叽和澄妹都是女号设定,注意避雷。不过两个cp交往时都知道对方是男的,也没用女体做什么糟糕的事。也不用担心逆,不会有逆


※联文,下更 @遥雪雪的杂物间  亲爱的么么哒~




        现实中的某处昏暗的房间里。


  “你看,他们决定这样分配了。”


  “……”


  “你没意见?”


  “看看再说。”


————————————




  “既然这样,我们要不要试试?”


  被魏无羡那双明亮的眼睛看着,蓝忘机下意识的低下头躲过与他的对视。


  蓝忘机不得不承认,他的内心动摇了。


  魏无羡看蓝忘机的反应心下了然,决定再推他一把:“难不成……你喜欢蓝曦臣?”


  “咳咳咳咳……”被点到名的蓝宗主瞬间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转头看向自家“妹妹”,可惜“妹妹”此时正与她身前那个小子对峙,没顾上他。


  魏无羡双手撑在椅子扶手上,将蓝忘机困在自己与椅子之中,一字一句的补刀:“我知道你是男人,也就当你是男人,是哥们,那些NPC可只会把你当成女人哦。”


  魏无羡说的不无道理,这些蓝忘机都知道。但……他看着面前笑的一脸欠扁的脸,越想越憋屈,越看越窝火。


  有句话说得好,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蓝忘机使劲推开身前的魏无羡,快步走出江家大厅,临走前还不忘对看戏的江晚吟和蓝曦臣行礼。魏无羡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嘴里说着“没事我去把人哄回来”也跟着跑了出去。蓝曦臣向外望着,内心在思考要不要跟过去。他一方面担心弟弟伤了魏无羡,一方面又害怕弟弟又被这位登徒浪子欺负了去,好不纠结。


  坐在主位看了半天戏的江晚吟轻声打破一室安静:“蓝宗主既然担心,何不跟去看看。”


  听到这话,蓝曦臣做好了决定,但当他看到一脸惨白眉峰微蹙的那张漂亮且不失英气的脸蛋时,又把想说的话抛到了脑后。


  “晚吟,我还是给你去看看有没有止痛药吧。”


  江晚吟在听到对方对自己的称呼时不由得一阵恶寒,但转念一想,不管是让对方叫自己真名还是“江晚吟先生”都会令他十分不爽,他也就没有打断对方的话。


  “这是在游戏里,你去问谁配药?”


  江晚吟见对方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内心竟有了些许不忍。


  不得不说,蓝曦臣这张脸真的非常好看,即使他长在一个男人身上,也足够吸引住江澄这个终极颜狗的目光。江澄忍不住在心里想:如果蓝曦臣是个跟蓝忘机长得一模一样的妹子,那该多好。蓝忘机的脾气他不喜欢,但这个蓝曦臣……


  “你怎么对女孩子的……月事知道的这么多?”江晚吟忽然问道。


  “这算是,嗯,常识吧。”蓝曦臣答。


  江晚吟上下打量着蓝曦臣,似是要把他看穿一样。内心在思考这位蓝宗主的真身是个妹子的可能性。


  像我这种直男应该不会对这种事了解太多,而且他性格温婉,脸长得又如此好看,整个就一完美人妻属性,说不定也是选错了性别的,只是没好意思说罢了。


  不得不说,江澄同学你的思想很危险。


  蓝曦臣被江晚吟盯得有点不太好,初夏的暑气不胜,蓝曦臣却觉得有了一丝燥热。刚想说些什么来缓解眼下尴尬的局面,就听一道女声由远及近传来。


  “都是你惯得那个魏无羡,顽劣不堪不服管教,现在见了长辈也不知行礼了,怎么说也是莲花坞的大弟子,不以身作则以示表率也就罢了,还带头捣乱,简直败坏我江家名声!我是不会同意把晚吟交给他的!”


  听到自己名字的江晚吟一句“谁特么要跟魏无羡”还没出口,就看到一道身影风风火火地走进议事厅,抓着自己的肩膀满脸心疼的检查起来,嘴里却满是责骂:“你说说你怎么就能掉进湖里?爹娘教你的东西都喂狗了吗?!再有下次就让你去祠堂罚跪!”


  江晚吟一脸懵逼的任由面前的女子揉捏。这张脸,有点眼熟。


  蓝曦臣显然也是个没反应过来的,直到跟在女子身后进来的男子唤了一声“蓝宗主”,他这才注意到原来来的是两个人。


  蓝曦臣略作思忖,向对方施了一礼:“江宗主。”


  “多谢蓝宗主对小女出手相救,江某感激不尽。”


  “哪里哪里,这是曦臣应当做的,曦臣不敢居功。”


  男子一脸满意的表情打量着蓝曦臣,让蓝大宗主瞬间产生了对方在挑女婿的错觉。


  那边女子骂完了江晚吟,回头谢过蓝曦臣,并表示要留他吃顿饭。蓝曦臣不好推脱,便答应了下来。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魏无羡追着蓝忘机出了门,在回廊拐角撞见了往里走的一男一女。这要是平常,见到这么两位一看就不是普通NPC装束的人,魏婴是一定要上前攀谈查看对方资料搜取情报的,奈何他现在急着去调戏,不是,是急着去追蓝忘机,只抬手打了个招呼,便与二人擦肩而过。没成想他还没走出几步远,身后便传来女子愤怒的训斥声,还有呼啸而来的风声。


  魏无羡身体本能往一边闪,闪着紫色电光的长鞭刮过他的手臂抽到了地上,他一脸莫名其妙的朝那女子看去,女子扬起手中的鞭子还想来第二下,被她身旁的男子按住。


  魏无羡点开来人资料,看完后,一脸讨好的行礼道歉,好说歹说才从二人那里脱身。


  好巧不巧,居然是江宗主和虞夫人,也就是云梦江氏现任当家和他的妻子,江晚吟的父母。


  虞夫人……江澄他妈不就姓虞吗?




  经过刚才那么一耽搁,魏无羡已经失去了蓝忘机的踪迹,游戏里又没法联系,就算能联系,估计此时蓝忘机也不会理他。魏无羡找了大半个莲花坞都没看到那抹白色身影,估摸着对方应该是回姑苏蓝氏了,便要御剑去追。没等调出技能框,就听到码头方向传来的嘈杂声。魏无羡顺着声音寻去,离得近了,一眼便看到了正撑船往湖心方向去的蓝忘机。


  魏无羡松了口气,借着轻功和片片莲叶飞身落在小舟上。蓝忘机感觉船身晃了晃,回头就看到了魏无羡那张笑的超欠扁的脸。


  魏无羡与对方视线相交,故作流氓腔调调笑道:“蓝大美人,怎得如此雅兴来这莲花湖泛舟赏莲呀?害得我好找~”


  蓝忘机回过身,继续撑篙。魏无羡早知对方会是这种反应,也没再去占那嘴上便宜。却不想对方居然开口了。


  “并不是来泛舟的。”蓝忘机伸手指向侧前方,“他们的风筝落在那里了。”


  魏无羡顺着蓝忘机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有一只风筝躺在一片荷叶上,随着微风的吹拂,跟着莲叶一起轻轻摆动。


  魏无羡嘴角不自觉抽了一抽,不确定的问:“你不会用轻功?”


  蓝忘机点点头:“没玩过网游,全息的更没有。”


  魏无羡:“那昨天晚上你怎么上的墙头?”


  蓝忘机:“我也不清楚,只是心情不好,脚上一使力就上去了。”


  魏无羡没忍住“噗嗤”笑出声,赶在蓝忘机黑脸前飞身去捡那只风筝,一句“你在这儿等我回来”随风传到白衣女子耳边。蓝忘机眼看着魏无羡轻点莲叶,将风筝一把拾起,再用相同的方式跳回码头。孩子们围在那人身边,也不知他说了什么,逗得孩子们哈哈大笑。


  蓝忘机静静地望着魏无羡的背影,沉默不语。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如果是这个人,如果是他,也许自己可以……


  “怎么?这是喜欢上我了吗?看我都看呆了!”清澈爽朗的声线唤回了蓝忘机不知飘去何方的思绪,他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的想法有多危险。


  “你知道刚才的小朋友们跟我说了什么吗?”魏无羡嘴角扬起,向蓝忘机身边靠了靠,“他们说‘大哥哥的老婆真好看,又好看心眼又好’,还说羡慕我呢!可惜啊,‘老婆’不答应跟我凑对。”说完魏无羡悄悄看了眼蓝忘机的表情,对方既没有发火也没有把他踹下船,嗯,很大的进步。


  “对了,给你。”说着魏无羡将一样东西塞到了蓝忘机手里,“刚有个姑娘给的谢礼,我尝着挺甜,就给你要了几个。”


  蓝忘机拿起来一看,是一个橙黄色的枇杷。


  “也不知道现在的技术能不能达到在游戏里填饱肚子本体不饿的高度,再这么下去啊,怕是现实里的身体都要饿死了。”魏无羡边吃边抱怨道。一个枇杷下肚,旁边的蓝忘机还是拿着他那个没动,魏无羡只当他不喜欢吃也不强求,蹲下身把剩下的几个枇杷放到一旁,就着湖水的便利洗了手,站起身对蓝忘机道:“我来教你些游戏基本操作吧,在这个能飞的游戏里,你不会飞岂不是失去了很多乐趣?”


  “其实轻功这东西是被动技能,你想用是随时可以用的。一开始会不习惯,多练练就行了。”魏无羡说完看了看他们此时身处的环境,又道:“现在就别试了,虽然你内心是个男人,但身体还是个女人,万一控制不住掉水里湿身就不好了。”


  “那接下来教你御剑吧。”




  “这个御剑呢,可以从操作面板里一点点选出来,也可以直接用快捷方式调出。”


  说着魏无羡点了几下操作面板,他腰间佩剑“随便”便横停在脚边,他站上去,把还在研究面板的蓝忘机一把拽上来搂在身前。蓝忘机手一抖,点在了取消键上。身后魏无羡的声音传来:“来,让羡哥带你飞!”


  魏无羡不知蓝忘机是否恐高,只是下意识的抱紧了身前比自己矮一头的白衣女子。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你本体有多高?”


  蓝忘机回答:“跟你看到的蓝曦臣一样。”


  “那还挺高的,你这得矮了20公分了,江晚吟也差不多矮了这些。”说到这里,魏无羡又笑了起来。蓝忘机侧头看他,半晌问道:“你跟江晚吟关系很好?”


  “设定上来说他似乎大概可能也许是我的童养媳。”


  “我的意思是你们现实中的关系。”


  没想到对方会这么问,魏无羡顿时玩心大起,“你很在意?那我告诉你吧,其实我们现实中是一对基佬,他暗恋我多年求而不得,后来有一次我们喝醉了,他哭着喊着让我留下来,于是我出卖了我的肉体,成全了他的爱……”说到这儿他实在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呦不行了,我刚才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整个人都不好了哈哈哈哈哈哈!”等他笑够了才发现蓝忘机正一脸严肃的盯着他,而他以自己的经验解读出那眼神的意思多半是:妈的智障。


  “好吧,不开玩笑了。我跟江澄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嗯,从小掐到大的,铁哥们。所以啊,你不需要吃他的醋。”魏无羡想了想,补充了一句,“他是直男,我也是。”


  蓝忘机低下头收回目光,过了一会儿开口道:“你这是要去哪里?”


  魏无羡道:“就这样飞遍全地图怎么样?这个高度正好能看到下面的城镇,之前去姑苏,我在上面飞了一圈,觉得布景还挺美的。这回正好带着你一起来个仙魔道地图全景俯瞰,你觉得如何?”


  “……随你。”


  魏无羡带着蓝忘机御剑而行,游戏中已开放的地图景致各有各的特色,而未开放的地图下面则是灰蒙蒙的,想降落也降落不了。二人来到一未开放地图上方,虽然依旧无法选择降落,但这里与其他未开放地图有所不同,从上面看下去,可以模糊的看出山峦的形状,而罩在上方的雾气也比其他未开放地图的深得多。


  “地图上显示这里叫乱葬岗,真是用滥的名字毫无新意。”魏无羡啧啧两声,接着道:“看上去应该是都做好了的,但显示未开放,搞得这么神秘,不是让人更想一探究竟吗?”


  一直安静听无证上岗魏导游解说的蓝忘机终于开了口:“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听她一说,魏无羡才发现两人出来的时间有点长,晌午没吃饭,自己只吃了俩枇杷,蓝忘机却是什么也没吃。


  肚子有些饿,也不知发出信号的是本体还是这个游戏人物。


  “这里离云梦最近,我们回莲花坞。”魏无羡御剑转了个弯,还没飞出多远,脚下的剑便不受他的控制,接着直直的坠了下去!


  这个事故令魏无羡始料未及,一句“卧槽什么情况”没说完,就意识到自己究竟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看着空空如也的灵力条,魏无羡头一次怀疑自己其实是个游戏白痴。


  这么重要的东西,自己怎么就忘了呢?!果然是太得意忘形了!


  黑衣男子难得苦着张脸,对怀里的白衣女子无奈一笑:“对不起啦,是我的疏忽,把你一起连累了。”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伸手在空中画了个图案,直接调出御剑技能面板,点了确定。腰间佩剑“避尘”瞬间飞出剑鞘,在空中划了一个圈,追上了二人下坠的身体。蓝忘机与魏无羡交换了一个眼神,接着伸手扳过魏无羡的肩膀调整二人身形,落在了避尘的剑身上。


  “你学的挺快的嘛!而且上来就是高难度动作!现实里是奖学金拿到手软、别人家的孩子那一挂的吧?”


  蓝忘机对魏无羡的称赞不置可否,他御剑抓住魏无羡还在下落的“随便”,将它物归原主。魏无羡谢过蓝忘机,收剑入鞘。心里琢磨着待会去找找有没有店铺能买点蓝药补充一下。


  蓝忘机虽说是初学者,但御剑飞的比魏无羡这个老油条还稳。此时闲下来的魏无羡无事可做,便又开始不安分了。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指的是现实中的名字。我叫魏婴,之前说过啦,你呢?”


  “……蓝湛。”


  “绽放的绽?”


  “湛清的湛。”


  “名字跟你很配,清澈高雅。”


  “……多谢。”


  “你现实里对人也这么冷淡吗?我跟你说这样不行的,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就算女孩会被你的美色迷倒,整天对着个无趣的男人久了也会厌烦,除非你能碰上一个话多活泼、不嫌你无趣还觉得逗你很有意思的女孩,不然啊,你也会跟江澄那小子一样,二十了恋爱经验还是零。”


  “诶对了,蓝湛你有女朋友吗?”


  蓝忘机听对方唤他真名,便知晓对方的意思,“没有。”


  “我就说吧,你这样是不行的!要不这样,等咱们出去,你来M大找我,我可以对你免费教学~”


  “姑苏到了,准备下去了。”蓝忘机打断魏无羡的喋喋不休,操纵避尘稳稳下落。


  避尘回鞘,魏无羡要去找店铺买些补充灵力的药,原本打算直接回云深不知处的蓝忘机犹豫了下,还是陪魏无羡找店铺去了。




  彩衣镇不算大,但是各类店铺一应俱全。魏无羡心知游戏中NPC所卖物品价格都是设定好的不会随意更改,却还是跟小贩讨价还价玩的不亦乐乎。蓝忘机颇有些无奈的与他保持至少三步的距离,以免被NPC一块当成傻子围观。


  一瓶蓝药下肚,魏无羡满意的看着自己的灵力条恢复全满状态,低头看看钱袋里仅剩的一点碎银,还是有些肉痛的。


  路过一烟花爆竹摊,魏无羡又停了下来。他挑了半天也没决定买哪支,便向摊主寻求意见。摊主NPC看了魏无羡身后背对他站着的蓝忘机一眼,伸手招呼魏无羡附耳过来,魏无羡一脸疑惑的照做。


  “这位客官,跟小娘子出来玩儿呐?”


  “我说你一NPC怎么这么八卦?!”


  “我这不在帮你嘛!”摊主说着从一堆烟花里拿出几个递给魏无羡,“这个,传情烟花,我们这儿专卖,别无分号。”


  魏无羡拿在手上看了看,说:“名字不错,不过这有什么特别的吗?”


  摊主介绍道:“您别小瞧这烟花,虽然放不出爱心图案,但它有个特殊功能。在您放这烟花之前,可以选择想要传情之人,等烟花炸开之后,对方就能收到您的爱意信息了!是不是特浪漫?”


  “爱意信息?系统发的吗?”


  “您何不买几个回去试试呢?”摊主冲他眨眨眼。


  魏无羡觉得有试的必要,于是开始了又一次无意义的杀价。最终还是掏空腰包买了三个回去。


  口袋空空的魏无羡只好乖乖的放弃了继续扫货的计划,跟着蓝忘机找了家饭庄填饱肚子,当然是蓝大小姐付账。




  等二人逛回蓝家之时,天已经暗了下来。魏无羡跟着蓝忘机进了云深不知处,这回有蓝大小姐这张通行证,魏无羡在蓝家简直算得上畅通无阻。


  二人来到云深不知处后院的大片草地上,魏无羡叫住了蓝忘机。


  “等下,给你看样好东西。”说着便从衣袖里掏出了一支烟花。


  “云深不知处内禁止喧哗,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禁止……”


  “哎哎哎好了好了,怕了你了,不在这里总行了吧?”魏无羡说完便拉起蓝忘机的手往外跑,没等他再说出禁止事项,魏无羡就拉着对方飞上墙头。


  “你就当这里不是你们蓝家地盘了吧好不好我的小少爷?”


  蓝忘机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魏无羡拿出烟花准备使用,刚点完确定就跳出了对话框:您想对谁传达您的爱意?魏无羡手指飞快输入了“蓝忘机”三个字。


  烟花飞上夜空,在顶端时炸开,亮光四散开来,划开夜幕,短暂却绚烂。在烟花绽放的那一刻,蓝忘机听到来自系统的提示。他低头查看,只见那个烟花背景的窗口中显示着几行字——“魏无羡使用传情烟花向您表达爱意,惟愿此生琴瑟和鸣,比翼双飞。”下面还附有烟花燃放地的定位地点,红点标记处正是他们现在所处之地。


  过了许久蓝忘机才关闭了那个窗口,旁边的魏无羡笑嘻嘻的凑过来问他收到的传情信息上写的什么,他回了一句“无聊”便跳了下去。


  就像第一夜那样,魏无羡望着那抹白色身影消失在夜色里,之后回了莲花坞。




  魏无羡蹑手蹑脚的来敲江晚吟的房门,直到进了门才松了口气。


  “你游戏里的娘比你亲妈还可怕。”魏无羡喝了口茶抱怨道。


  “谁叫你惹她了,活该。”江晚吟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不过气色比之前强了许多。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追蓝忘机去了。”


  “追了一天?”江晚吟一脸鄙夷,“是撩了一天吧!你小心擦枪走火把自己搭上,他都说他是男人了,就算为了出去也不用真让他喜欢上你吧?”


  “我知道他是男人啊,所以才能放心大胆的玩嘛,而且他撩起来挺有趣的。再说了,我撩你的时候你不也没心动不是?哪有那么多直掰弯的事儿啊!”


  “你就作吧你!”


  “别说我了,”魏无羡蹭到床边坐下,“你跟蓝曦臣进行到哪一步了?”


  “什么叫我跟蓝曦臣……我们只是战略合作关系!”


  “行,你俩战略合作的怎么样了?”


  “还行。”


  “……行,有了男朋友就不要哥了,晚吟妹妹我算看错你了。”


  “滚!”江晚吟抬手就是一拳,魏无羡躲过一击,江二小姐继续道:“你说……蓝曦臣是不是个女孩子?”


  魏无羡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看着他:“怎么得出的结论?”


  “直觉。”江晚吟一本正经的说,“他对于女孩子的事情了解的比我多,性格温柔,人漂亮,今天爹娘留他吃饭,感觉他家教良好,行为举止隐隐透出一种大家闺秀之感,说不定他跟我一样,是选错号的,其实现实中是一个跟蓝忘机一样天使脸蛋魔鬼身材的温柔妹子。”


  魏无羡听完目瞪口呆,一时竟不忍将发小从梦境中拽出,只能顺着他的话,附和着他“蓝曦臣是美女”的美好幻想。


  澄澄这是思妹子成疾了吗,都怪我这个当哥的没注意,等回到现实一定帮他脱单!


  “既然如此,”魏无羡从袖中掏出一支传情烟花递给江晚吟,“你就把蓝曦臣当女孩子相处吧!可以先用这个试探一下。”


  “这什么鬼?”江晚吟不解的问。


  “你放的时候写蓝曦臣就行了,哦,最好是你俩在一块的时候放。”


  为了让你克服心理障碍通关游戏,哥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第二天,魏无羡想溜出莲花坞去云深不知处,不料又被抓了包,好在这次只有江宗主一人,听完长辈的关怀和叮嘱,魏无羡心情大好的御剑去了姑苏。去云深不知处途中偶遇一神秘人,魏无羡从他那里买到一本武功秘籍,翻看一看,嘴角扬了起来。




  蓝忘机一大早便来到藏书阁,在里面挑能看的书看。书卷摊开放在桌案上,蓝忘机端正的坐在蒲团上,托着腮发呆。他不是一个爱发呆的人,也不知为何,在仙魔道这个游戏里的短短两天时间中,他已经不知道神游天外了多少次。他视线放空,脑子里回想着魏无羡说的话,他在认真思考究竟要不要妥协。想着想着,那些话变成了画面,一幕幕像影片一样回放起来。等他回过神,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拿起笔在纸上写下了“魏婴”二字。


  不是魏无羡,而是魏婴。


  蓝忘机看着那两个端正的字,一时语塞。




  “(。・∀・)ノ゙嗨,蓝湛,我来啦!”


  蓝忘机闻声抬头。只见一黑衣少年一只手扶着窗框,一只手提着两只兔子,披着清晨的阳光,出现在窗外,俊俏的脸上还附着细汗,迎着日光,微微发亮。他眉眼弯弯笑的一脸灿烂,仿若没有烦恼的孩童,一派天真无邪的模样……


  蓝忘机呼吸一滞,才发现这次自己大概是真的……


  陷进去了。




—tbc—






*亲爱的说要一更完结日常,虽说差了一点,但臣妾这算是做到了吧!


*我需要去缓缓_(:з」∠)_

评论(2)
热度(427)
 

© 遥雪雪的杂物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