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歇性爬墙掉粉患者。主博@遥雪雪的主博君

[忘羡/ABO]72 hours(现代paro)04

※忘羡刑警设定。前情01 02 03。其实这篇文到后面基本都是糖,不要方

※刷了将近一更成美酱副本,我怎么了【

 

魏无羡独自坐在一间love hotel的房间里。

夜幕已悄然降临,魏无羡却没有开灯,房间里只有远处高楼投射而来的微弱光线,以及他笔记本屏幕的光。

刚刚他接到了蓝忘机的短信,是约定好的信号,通知魏无羡他和那个小调酒师已经上来了。魏无羡现在需要做的事,除了在必要的时候紧急支援之外,只有——坐在床上抱着他的笔记本看隔壁屋的直播。

没错,魏无羡和蓝忘机商量一番之后,最终确定的方案是:蓝忘机约那个调酒师来love hotel,魏无羡提前“入住”隔壁的房间,顺便爬到隔壁窗台塞进去一个针孔摄像头用于监视,一旦有紧急情况,随时支援。

为了这一行动,两人可是忙碌了整整一个下午。从借设备,到选址,再到魏无羡一百个不放心地手把手指导蓝忘机怎么撩汉、怎么套话,碰见紧急情况怎么办。看着屏幕上的监控影像里两人推门进了房间,魏无羡在心里默默念叨:蓝湛啊蓝湛,记得把你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个性收一收,千万别出什么岔子。

虽然上午给蓝忘机的最终建议是“打到他说为止”,但能不把矛盾激化是最好。毕竟,如果他们白天分析得没错的话,这个小调酒师不好对付——

二人对之前情况的分析是,蓝湛长得和他哥的确太像,估计就是这一点让酒吧里的有心人发现,才有了后来蓝涣那一通本意是调虎离山的电话。而把这个消息透露给相关人的,八成就是当晚和他们接触最多的小调酒师;加之他对蓝湛表现出很大兴趣,很可能是想借亲密接触的机会向蓝湛套出点什么来。

要是这样的话,今天对方也很有可能是有备而来。

三天,72小时。他们已有的信息不多,任何可能的线索都不能放过——哪怕这条路是hard难度的。魏无羡叹了口气,揉了揉紧皱的额头,继续把注意力集中到屏幕上。

那两人进屋之后就关上了门,小调酒师转身就把蓝忘机按在了墙上,整个人贴过去亲亲密密地跟蓝忘机说着什么。虽说摄像头有录音的功能,但那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实在太小,魏无羡听了半天只听见外面呼呼的风声,根本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只好专心看画面。

调酒师显然在撩蓝忘机。他单手支在墙上,表情几分引诱几分挑衅,笑容明明是甜甜蜜蜜的,但魏无羡愣是从他脸上看出了一点隐约的凶狠劲儿。蓝忘机一开始被他挡着,后来对方移开了点,魏无羡才看见他的脸。他俊秀的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一脸冷若冰霜,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他微微皱起眉摇了摇头,紧接着对方又变本加厉地贴了上去。

魏无羡看得嘴角直抽:这人撩汉子真是来势凶猛,可能比我还狠。不过蓝湛演得倒也可以,毕竟从头面瘫到尾的人虽然看不出什么热情,但也看不出什么破绽。

他这么想着,就见监控影像里调酒师忽然转身走向了浴室,不一会还开门把衣服扔到了门口的衣架上,随即关了门,不一会,嘈杂的背景音里就传来了哗哗的淋浴水声。

魏无羡差点扔了怀里的笔记本从床上跳起来:再三警告过你了不要太早进这个环节,多聊会儿天,蓝湛你怎么不听?等会儿该上床了还怎么套话?

好在,这也算是一个搜查的好机会。

几乎是浴室锁门声响起的一瞬间,蓝忘机立即有了动作。他先放轻动作解开房门的锁,随即拿起对方扔在衣架上的衣服,开始按部就班地搜查。他动作很快,却又很细致,每一处可能藏有东西的地方都不放过。翻完了衣服,将其放回衣架上,魏无羡见他有意识地调整了一下衣服的褶皱,摆得和拿起来之前几乎分毫不差,这才又把目标转向了对方的鞋。

这就是工作中的蓝忘机,迅速、严谨,滴水不漏。

当蓝忘机搜查完对方衣物,正要去检查对方手机的时候,浴室里的水声好巧不巧停了。蓝忘机伸手去拿对方手机的动作滞了一下,随即立即收回手在床上坐好。没过几秒钟,浴室的门就开了,里面的人随即走了出来。

调酒师走出来时,蓝忘机的脸色明显变了一变——这显然不是因为对方穿得有点少,而是因为对方散发出来的omega信息素。对方走过他身边时轻轻拍了拍他肩膀,蓝忘机也就向浴室去了。

浴室里的水声哗哗地响起,监控影像里调酒师已经爬上了床,趴着抱着个枕头开始玩手机。魏无羡看着视频,忽然觉得有点悲凉:跟自己上过床的alpha现在要和别的omega上床了(虽说不会上成),而我在隔壁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直播……

看对方没有进一步动作,魏无羡盯得也有点累了,就开始胡思乱想:蓝湛虽然现在没表现出什么想法,但之后肯定是要找个omega结婚的。他虽然长得好看,但是话太少,一般的omega跟他在一起估计要无聊死。那什么样的omega跟他在一起才行?必然要话够多,多到两个人的话都能他一个人说了。还要觉得蓝湛有意思,要是觉得他没意思早晚也会嫌弃他。咦这不是我吗,要是我和蓝湛在一起好像也不是不行,就是蓝湛他不愿意……

想着想着,屏幕上的调酒师忽然有了动作。魏无羡立即回神,看着他伸手拿过了床头蓝忘机的手机,心里一紧。

蓝忘机的手机他注意过,应该是加好了锁的。

好在对方没摆弄两下,就又把手机放回原处了,估计是没解开密码锁。魏无羡心里一松,这一瞬间,他忽然注意到,这人刚刚拿蓝湛手机的左手,戴着一只黑色手套。

昨天这人调酒时,双手都戴了白手套,这对于调酒师倒算是比较常见的。但今天,这人为什么单手戴了手套?

魏无羡心里还在疑惑,就见对方忽然回了头,定定看向一个方向。半晌,他嘴角忽然缓缓地牵起一个笑容。只这一个笑容,魏无羡心里顿时凉了下来。

他看的方向,恰恰就是摄像头所在的方向!

笑容褪去,年轻调酒师的眼神里泛上一丝阴鸷。魏无羡看着监控影像里的他走到衣架前,把自己的衣服取下来,一件一件穿上。他心里一紧:这个家伙,要跑路!

 

当蓝忘机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坐在床上的小调酒师已经将自己打理得整整齐齐,好整以暇地坐在那里。蓝忘机看到对方时明显皱了皱眉,问了一句什么,对方也大大方方地回答了,从魏无羡的角度,只能看到他带笑的侧脸。

但房间里的气氛,已经由之前的暧昧旖旎瞬间变得剑拔弩张。

这样的对话没有持续太久,又你来我往了几句后,调酒师话说到一半忽然神色一变,右手中寒光一闪,径直向蓝忘机的咽喉而去!

那手中,赫然是一把不知何时被他藏在袖中的匕首。

几乎是在对方亮出匕首的瞬间,蓝忘机也有了反应。面对对方突如其来的发难,已经没有出手格挡的时间,蓝忘机一侧身,匕首锐利的锋芒堪堪贴着他脖颈擦过。

对方见偷袭一击不中,立即收手。此时他坐着,蓝忘机站着,这个状态对他来说极为不利,于是他立即起身,想趁机拉开距离。

但蓝忘机却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匕首收势太猛,对方起身时身体是略向左偏的。就是看准了那一瞬间的空当,蓝忘机向前一步,一手扣住对方肩头,手上用上扭转的力道,用力向下按去!

漂亮!果然臂力大就是好……魏无羡看着刚站起来一半就被脸朝下生生压回床上,还被擒住右手的调酒师,心里默默感慨道。

蓝忘机臂力大,这即使在能人辈出的一队都是出了名的。

蓝忘机牢牢制着对方,脸上仍是那副冷冰冰波澜不惊的表情,垂眸居高临下地问了对方一句什么。对方似乎说了句什么,蓝忘机眼睛微微睁大,似是一怔。就在那一刻,对方忽然扬了一下左手,蓝忘机整个人居然一退,对方趁机挣脱钳制,奔到窗前推开窗子跳了下去。

魏无羡一把推开蓝忘机房间的门时,蓝忘机整个人几乎是倒在床边的。魏无羡心底一惊,也顾不得追那个调酒师,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床前将蓝忘机扶到床上:“怎么,那家伙刚才洒的东西有毒?”

蓝忘机勉强摇摇头:“那粉末里应该有提纯的omega信息素……一类的东西。”说这话时,他一向雪白的脸颊竟然微微泛红,想必是药力过猛。魏无羡这才注意到他的手在微微发抖,不像是浑身无力,倒像是在忍耐什么,不由得嘴角抽了抽。

这种东西……omega拿来对付alpha倒是有用,成天带在身上也安全。不过也就是洒出来时的瞬间冲击能让对方失神一会,如果逃得不够快,估计有很大可能性被人按住狠艹一顿。用起来这么危险,倒是挺有他们亡命之徒刀口舔血的风格。

知道蓝忘机没什么事,魏无羡立即站起身想去追那调酒师,被蓝忘机一把拉住。面对着魏无羡疑惑的目光,蓝忘机努力定了定神,才继续说:“不用追了。证据已经到手了。”说着,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碎纸片,向魏无羡晃了晃。

魏无羡眼睛眨了眨,又眨了眨,随即如梦初醒般欣喜地一把抱住了蓝忘机:“蓝二哥哥你太厉害了!怎么做到的?”

被他紧紧抱住的蓝忘机沉默了一会,才开口:“你……放开。”

魏无羡这才意识到蓝忘机之前闻了半天那个调酒师的信息素,刚又被糊了一脸omega信息素,现在自己一个omega抱着他好像不太好,这才讪讪地把他放开,顺带换了个话题打哈哈:“对了,你们刚才说什么呢?声音太小了,我看监控都听不清楚。”

“我问他,把衣服穿好是要做什么。他没回答,而是准确报出了我的名字和所在队,问我你们查这个案子有什么目的。之后就动手了。”蓝忘机的回答还是一如既往地简略。

魏无羡听得皱了皱眉:“你进浴室时他没翻你东西,不知道他怎么搞到你的信息的。不过没事,原本就是我们在明,他在暗。不过这是洗澡之后说的,刚进门时候你们说什么了来着?”

谁知这么一问,蓝忘机却似乎有些尴尬地扭开了头,视线躲闪:“……没说什么。”

他一这样,魏无羡的兴趣反而一下子就上来了。蓝忘机越是躲,他就越是不依不饶地凑过去,双眼放光:“什么什么?他说什么了?蓝二哥哥你告诉我好不好?”

蓝忘机被他磨得没办法,终于支支吾吾地开了口:“他言语勾引我,我不应,他就说我……性冷淡,说我不行,激将我。”

魏无羡愣了一下,随即毫无形象地捶起了床:“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听他瞎说,你行不行我最清楚了,说不定比你自己都清楚哈哈哈哈哈!”他笑得整个人都快趴床上去了,一抬眼看见蓝忘机呆呆看着他,脸好像比刚才更红了,就又笑着凑了过去,“怎么,需不需要我帮你解一下药性,顺便证实一下自己行不行?”

蓝忘机僵硬了片刻,在魏无羡就快要整个人贴到他身上的时候终于“腾”地一下起身,又冲进了浴室。

TBC

 

*因为之前回忆杀车篇幅拖长了,所以决定加一更剧情……我的心在滴血,我想开番外车(

评论(13)
热度(414)
 

© 遥雪雪的杂物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