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歇性爬墙掉粉患者。主博@遥雪雪的主博君

[忘羡/曦澄]如果《魔道祖师》是个恋爱养成游戏 03

※又名:线上老婆真的是个男孩子,前情01 02

※恋爱养成网游(?)设定,忘羡曦澄都是内测玩家

※汪叽和澄妹都是女号设定,注意避雷。不过两个cp交往时都知道对方是男的,也没用女体做什么糟糕的事。也不用担心逆,不会有逆

※联文,下更@云梦深深 亲爱的=3=

 

“英雄你好,又来救美呐?”

蓝曦臣努力抑制住嘴角的抽动,尽量维持着脸上向来温和的微笑:“不是救美,是救……妹。”说到这里,他微感心虚地看了蓝忘机一眼。

蓝忘机纠正:“是弟。”说这话时,他脸上神色还是很不好看,蓝曦臣只一眼就读懂了他的表情,不由得头痛地摇了摇头。

能叫蓝湛气成这样的,这人还是头一个。况且这人昨天还对江晚吟动手动脚……想到这里,他不动声色地站到了蓝忘机身前。

“什么是天是地的。”魏无羡迅速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故作潇洒地拍了拍衣摆上的灰,向蓝忘机抛了个媚眼,“刚才感觉怎么样?”

蓝忘机刚好转一点的脸色顿时又变青了。站在她身前的蓝曦臣皱了皱眉:“这位先生,请你自重!”

魏无羡理直气壮:“我哪里不自重了?你看见我脱衣服了还是干什么了?再说我一不是谁家小姐二不是谁家宗主,就算……”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等等,你说你是她哥?她是蓝家大小姐,难道……你和蓝曦臣什么关系?”

他忽然转了个话题,蓝曦臣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我就是蓝曦臣。”

魏无羡眼里的八卦之光一下子就亮起来了:“那你昨天是不是把江澄抱回云梦江家了?你们发生啥了?”

蓝曦臣一脸疑惑:“江澄?”

魏无羡赶忙纠正:“哎呀我说错了,我说的是我家晚吟。江澄是他真名来着。”

蓝曦臣听到“我家晚吟”四个字,眼皮不由得跳了跳。一旁的蓝忘机却准确地抓到了重点:“真名?”

魏无羡摆了摆手:“就是游戏外的名字,哎呀,你们这些NPC估计不知道。”

然后他就看到蓝忘机忽然死死盯着他,语气一字一顿,放得极重:“NPC?”

魏无羡:“我说NPC你激动个什么劲儿?等等不会你……”想到这里他大吃一惊,伸手指着蓝忘机“你你你”了半天:“你你你你也是玩家?”

蓝忘机板着他那张俏丽的脸庞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身边一脸没搞清楚情况的蓝曦臣:“我哥也是。”

……

魏无羡觉得,这是他从进游戏以来所受的第三次重大冲击。他无奈地想:完了。随便撩个妹子,撩到活人身上去了,顺带还惹毛了大舅子。

虽然觉得有点不能再直视这两个人,但好不容易在游戏里遇到了其他玩家,还是不能轻易放过。魏无羡踌躇了一下,看了看蓝曦臣和蓝忘机的脸色,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开口了:“那,既然大家在游戏里这么难得地碰上了……要不要去江家聚一下,交换一下目前得到的信息,商量商量出去的方案什么的?”

魏无羡犹豫的时候,蓝忘机和蓝曦臣那边小声交流了一会,估计已经把情况弄清楚了。听他这话,蓝曦臣若有所思,蓝忘机皱了皱眉:“江家?”

魏无羡尽职尽责地解释:“江……晚吟在那里。他和我一样是玩家,他其实是我发小。游戏里没法发信息联系他,只能我们一起过去了。”

蓝忘机没再说话,只是看了蓝曦臣一眼,蓝曦臣点点头:“好。”

 

云梦江氏,莲花坞。季节正值初夏,风中还带着些许凉意,但莲花坞里的莲花已经次第开放,袅袅娜娜地开了满湖。

一行三人走进江家临湖的会客厅时,江澄正好从内室走出来,一切看起来都刚好。唯一异常的是——江澄穿了件紫色的披风,而且裹得严严实实,脸色略显苍白。会客厅的门开着,微凉的风一吹过来,江澄的脸顿时变得更白了。

蓝曦臣一走进会客厅,就看见江澄这副摇摇欲坠的样子,立即关心道:“江晚吟姑娘,你还好吗?是不是昨天落水着凉了?”

江澄视线移过去,一看是蓝曦臣,惨白的脸一下子黑了:“我没事!”

魏无羡向江澄解释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江澄居然全程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接下来便是各自落座,蓝曦臣和蓝忘机很知礼地在客座位置坐了下来,江澄自然是主座,魏无羡在会客厅里转了半圈,最后还是大大咧咧地坐江澄旁边去了。

魏无羡先开口:“那我先说说我知道的吧。首先,这是个要攻略一个角色才能通关的游戏,不通关我们就出不去。而且,攻略角色需要过完啪啪啪情节才算完成,这对某些人来说可能有点心理障碍。”他同情地看了身边脸色苍白的江澄一眼,“我觉得系统没指明攻略角色必须是NPC,这说明我们还是能内部解决的。我觉得也可以试试。”

片刻沉默之后,江澄追问:“可以攻略同性角色吗?”她语气有气无力,听起来精神不太好,病恹恹的。

魏无羡二话没说就打开面板动手敲GM,一边的蓝曦臣却一脸惊讶:“同性角色?难道江晚吟姑娘你……是百合?”

打着字的魏无羡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噗哈哈哈哈!”他笑得前仰后合,看见蓝忘机一脸疑惑地盯着他才终于正了正色:“这里有一个劲爆的消息,希望二位听了不会把我打死。”他嘴刚张开,却又闭上了,转头看向江澄,“……还是你说吧。”

江澄看他又把锅丢给自己,顿时怒气值就上来了:“不就是老子是男人吗?魏婴你再笑我就打断你的腿!”

魏无羡哈哈大笑着补了一句:“他不小心选成女号了,就是这样……哈哈哈哈哈!”

他们这边闹得欢,没想到,蓝曦臣和蓝忘机两人那边却是一片寂静。良久,蓝忘机先开口了。声音不大,但魏无羡的笑声却在她说话之后戛然而止。

她只说了三个字:“我也是。”

魏无羡明显怔了一下,然后“蹭”地一下就站起来了:“我靠,蓝忘机你身材这么好你说你是选错性别的?明明他这种这么平的才明显是选错性别的好吧!”他伸手指向江澄,被江澄黑着脸拍掉了手,“你们怎么搞的,两个人都选错性别了?”

蓝忘机抿着嘴唇没说话,蓝曦臣开口了:“他拿到账号的时候,号已经建好了。”

魏无羡语塞了一下,只好接受现实,说:“我还是看看GM怎么回我的吧。”

说完,他低头看了一眼屏幕,屏幕上赫然写着:“这个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魏无羡嘴角抽了抽,飞速地回了一行字:“那这个游戏是正常向游戏吗?”片刻之后收到回复:“应该是……吧。”

此时的魏无羡非常想打死这个一问三不知的GM。

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收起功能面板,对众人解释说:“GM说这个游戏是正常向游戏,应该就是说,只有男角色和女角色才能互相攻略。……我先表个态,除了这家伙,”他指了指身边的江澄,“其他女角色我都行。我和蓝曦臣先生应该都还好,难题就是你们两位了。”他看了看江澄,又看了看蓝忘机,“选我们,还是选NPC,你们随意吧。”

蓝曦臣紧跟着表态:“除了阿……忘机,我都可以。”

魏无羡一脸坏笑:“晚吟也行?”

蓝曦臣维持着他的微笑没说话,魏无羡点点头:“行了,我知道了。江澄呢?”

江澄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我现在忽然觉得谁都行,要是挂了能出去让我挂了也行。”他话音刚落,魏无羡就吓得跳了起来:“江江江江江澄你怎么了!说好的铮铮傲骨直男宁折不弯呢!”

江澄一拳捶在了桌面上:“我他妈现在疼死了!”

魏无羡赶紧凑过去:“卧槽你不是刚说你没事吗?你受伤了?哪儿疼?”

江澄一把把他推开了:“我没伤!我大姨妈疼!”

……

一片沉默。

蓝忘机觉得很尴尬,并用手捂住了脸。蓝曦臣欲言又止,魏无羡愣了两秒之后开始爆笑:“这才进游戏第二天,你也太倒霉了吧哈哈哈哈!有没有吃药啊,不要放弃治疗哈哈哈哈!”

江澄一脸愤怒:“我喝了好多热水,不管用!”

魏无羡已经笑得快滚到地上去了。蓝曦臣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说:“要不,我帮江晚吟姑……先生抓点缓解这个的药吧。”

这时,安静了半天的蓝忘机忽然开口了。她看了看自己面前展开的系统面板,似乎是确认了一下,才抬起头,很认真地说:“我……好像没法选了。”

魏无羡顿时笑不下去了:“什么?”开玩笑,他刚想着蓝忘机这人挺有意思,就算是男人他也想追追看,结果蓝忘机说她没法选了?怎么回事?

迎着众人探询的目光,蓝忘机冷若冰霜的神色动了动,她低下头,将系统面板上的字念了出来:“阁下目前已进入魏无羡个人线,触发事件为:被魏无羡摘掉意为‘规束自我’的姑苏蓝氏抹额。”

……

魏无羡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神色复杂:“这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说着他打开了自己的系统面板,片刻之后默默关上了,一脸心虚地看向蓝忘机:“我这里也标明进了个人线了。刚才我摘你抹额的时候,你那里是不是弹提示框了?”

说着他将视线投向蓝忘机,蓝忘机点了点头。

魏无羡心里顿时一片弹幕:卧槽这么重要的道具两个人都不知道说摘就摘了然后就进个人线了,这真不是bug吗还好对象是蓝忘机不然要坑死爹了……

“抹额是不是这个?”魏无羡心里还在刷着弹幕,一个男声忽然响起,众人齐齐转头,看见蓝曦臣已经把自己的抹额解下来拿在了手里,一脸疑惑。

魏无羡也往那边看了一眼,顿时大惊:“蓝先生你别动它!别松手也别把它给别人!这是危险道具!快看看它的说明!”

蓝曦臣闻言有点迷茫地“哦”了一声,低头查看了一下装备属性,把上面的字念了出来:“姑苏蓝氏抹额,强化防御。装备意为‘规束自我’,蓝氏家规规定只有命定之人、倾心之人才能取下此装备或获得此装备。为进入个人线关键道具。”

连江澄都忍不住看了看魏无羡,又看了看蓝忘机,颇为同情地不知道对谁说了句:“节哀。”

“……算了!我决定了!”一片沉寂中,魏无羡忽然朗声开了口。他大步走到蓝忘机面前,向对方扬起一个微笑:“反正进了个人线也出不去了,对你来说可能本来找谁也没差,对我来说我觉得你还挺有意思的,反正是在游戏里,也不用太当真。”

说到这里,他微微弯下腰向蓝忘机伸出手,眼神晶亮:“既然这样,我们要不要试试?”

TBC

评论(15)
热度(461)
 

© 遥雪雪的杂物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