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歇性爬墙掉粉患者。主博@遥雪雪的主博君

[忘羡/ABO]72 hours(现代paro)03

※忘羡刑警设定。前情01 02,本更可以愉快地跑剧情了!

 

“所以,我帮你。”

说完这句,见蓝忘机看着他没说话,魏无羡又好心解释道:“别这么一脸警惕的,我对你还有你哥没什么特别的意思,我就是看不得你这样。这几天一队手里案子棘手,你白天办案晚上又来这里,都没法按你们蓝家的作息好好睡觉。你看你现在,脸色都这么难看了。”他说着就伸手要去摸蓝忘机的脸,被蓝忘机一下子躲开了。

蓝忘机跟他拉开了点距离,但从魏无羡的位置,还是可以看到他微微泛红的耳廓。他沉声说:“别闹。”

魏无羡睁大了眼睛:“咦?我跟你好好说话呢,就摸你一把而已,你躲什么。”

没了挂在他身上的魏无羡,蓝忘机复又在他的高脚凳上坐了个笔直。听魏无羡这么说,蓝忘机瞥了他一眼:“说话时,你可以不动手摸人。”

“可我长着手就是要摸人的呀!你说这话,难不成……”魏无羡刚想继续不依不饶,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性,便心虚地停住了。

蓝忘机可能想起两个月之前的那件事了。那件事之后他们默契地对其绝口不提,表现得一切如常,但现在想想,蓝忘机从那之后,就有意无意地避免着和自己过于亲密的接触。

看来,他应该是不愿意和魏无羡变成那种关系的。

魏无羡这一闭嘴,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忽然就有些尴尬。那边的调酒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凑过来了,托着腮看着这两个人感叹:“要不是信息素的差别很明显,看你们两个的样子,我估计会以为这位文静的先生是omega,这位开朗的先生是alpha。”

魏无羡一个激灵,“蹭”地站了起来,指着调酒师大惊失色:“你你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我勾搭他你在旁边看什么,我都说了他今天我承包了!”

调酒师一脸无奈地摊手:“这里还是公共场合啊,为什么我不可以看。再说,”他勾起嘴角,露出他那双有点可爱的小虎牙,向蓝忘机眨了眨眼睛,“我还可以趁机学习一下怎么把这位先生泡到手。”

蓝忘机单手扶上了额,毫不掩饰他的头痛。魏无羡明确表示了他的不满:“你够了!我还没睡上他呢,你就开始跟我抢人了?”

场面看起来有点混乱,不过尴尬的局面总算是解除了,魏无羡在心里松了口气。调酒师笑眯眯地还想说什么,蓝忘机的手机却突然响了。

手机的铃声是默认铃声,在酒吧轻缓的背景音乐里显得格外突兀。蓝忘机拿起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熟悉号码,蓝忘机和凑过来的魏无羡同时一愣,迅速对视了一眼。

电话被接通。听筒另一边传来平和而略带歉意的声音,那赫然是蓝曦臣的声音:“阿湛,是我。”

“哥,你……”蓝忘机迟疑着刚要开口,就被蓝曦臣继续下去的话打断,“抱歉,最近有个紧急任务,性质比较隐秘,去的时候没来得及告诉你,可能让你担心了。”

片刻的沉默。魏无羡低头看了看手表,皱了下眉,随即毫不客气地把手机一把抢了过来,对着听筒问:“蓝大哥,在哪出差呢?”

“……魏先生?”蓝曦臣显然迟疑了一下,半晌后才道:“这个不便透露。你和阿湛在一起的话,某些事情可能要你替他多费心了。”说这话的时候,他像是有些拘谨,语气停顿得很不自然。

“好好,你放心吧。”魏无羡对着听筒回了这句,然后迎着蓝忘机探询的目光把电话挂了。二人短暂地交换了一个眼色,魏无羡回头,大大咧咧地敲了敲吧台光洁的桌面,对着调酒师痞痞地扬起嘴角:“你们老板在不在?我们想找他一下。”

 

年轻调酒师用行动证明了他是个伶俐的人。从起身带二人上楼,轻车熟路地找到经理办公室并敲门,到帮二人打开门,并有礼地用右手放在胸前躬身微笑示意二人进去,他完成得毫不拖泥带水,干净利索。只不过,蓝忘机进门前,他向蓝忘机抛了个媚眼:“今晚玩得愉快。要是不愉快的话下次来找我。”

走在前面的魏无羡回头看了他一眼,忽然觉得不爽,非常不爽。

坐在红木办公桌后的酒吧老板是个beta,年纪看起来和蓝魏两人差不多,长相也算得上英俊,但气质有些高傲,看起来远远没有小调酒师亲切。魏无羡一脸随意地走到他跟前,低头笑眯眯地问:“老板贵姓?”

那老板显然不愿意被人这么居高临下地看,瞥了他一眼,脸色不太好地站了起来:“免贵姓苏。”

“这里和蓝涣有什么关系?”当后面走过来的蓝忘机单刀直入地提出这个问题时,这位老板明显脸色一变。魏无羡笑着回头向身后摆了摆手:“蓝二哥哥,别一上来就提这么严肃的问题,把人家都吓到了。”而后,他转头看向酒吧老板,摆出个无奈的表情,笑容却有些欠揍:“不过,既然问题已经问出来了,那就麻烦老板解答一下了。”

对方脸色显然不太好看,却还是咬紧了牙回道:“没关系。”

“哦,没关系?那为什么蓝涣先生两天没联系过我们,我们一进这家酒吧他就来电话了?”魏无羡围着他转了一圈,“你要说不过是碰巧,和你有什么关系是吧?但是,”说着,他状似亲密地从背后揽上了对方的脖子,“你们忽略了一点。”

“他们蓝家人平时都是10点睡觉,雷打不动。但是今天蓝涣来电话的时间是10:14,如果不是有什么特殊原因,蓝涣绝不会在这个时间打电话的。”说到这里,魏无羡感到对方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

“……但是他确实没出什么事。”姓苏的老板努力让嘴角扬起一个微笑,显得镇静一些,“所以,我们的意思是让你们放心,别再查这件事。你们没理解到吗?”

“理解到了又能怎么样?”魏无羡微笑着又转回了他眼前,蓝忘机在他身后用冷冷的语气补充:“这个案子,我们查定了。”

姓苏的老板脸上一青,一咬牙伸手便摸向腰间,结果一摸之下顿时一惊,抬头恶狠狠地向两人看去。

“找东西啊?”魏无羡笑弯了眼睛,右手向他一伸,“在这儿呢。”

他将掌心摊开,6枚子弹正好整以暇地躺在他手心里。但这个展示只持续了一秒,没等对方反应过来,魏无羡便闪电一般将手收了回去,回手勾上蓝忘机的肩膀,微笑:“以后别把枪放这么明显的地方,被人卸了子弹还好办,被人摸走了枪就不好了。你说是吧。”他转头向身边的人眨了眨眼睛,“蓝湛,我们走吧。”

看着魏无羡和蓝忘机勾肩搭背着走出去,依旧站在办公桌前的人脸色甚是不好看。

和那人近距离接触,说到底也就只有两句话的工夫而已。那人是怎么做到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不知不觉地将所有子弹从手枪里卸下来的?

 

第二天一早,蓝忘机坐在桌前整理昨天白天从现场收集来的证据。这是一起杀人案,作案手法与之前的两起十分相似,受害人之间却没什么关联。因此,性质是否属于连环杀人案,还需要商榷。但这三起案件其中的一起,发生当天晚上,蓝启仁就阴沉着脸召集了各队的队长开了个会。而后,这一系列案件就被摆到了优先级最高的位置,听说是因为涉及了某大家族财团的利益。

一队办公室里鸦雀无声,半个队的人已经外出调查,剩下的人在高强度整理资料。蓝忘机的位置在窗前,晨光从窗外洒落下来,洒在他穿得一丝不苟的清蓝色制服上,衬得他坐得笔直的身姿更加挺拔。忽然,一张纸被拍到他眼前,不偏不倚盖住了他正在看的那份分析报告。蓝忘机抬头,看见明亮的晨光里,魏无羡正倚在窗前对他笑。

跟蓝忘机相反,魏无羡是从来不好好穿制服的。就像现在,他制服最上边的两颗扣子又没扣上,领口处露出一小片白皙。见蓝忘机抬头,他冲蓝忘机吹了声口哨,说:“签个字呗。”

蓝忘机没看桌上那张纸,而是定定看着他,说:“系上。”

魏无羡一愣,没明白什么意思,又顺着对方的视线低头看了看才明白。他一脸惊讶:“系上干什么?天太热了,懒得系。”

蓝忘机没说话,站起身,上半身越过桌面,帮他把敞开的领口轻轻抚平,系上扣子。

魏无羡倒也没躲,任凭他把自己的扣子系上,笑嘻嘻地道:“这下满意了?现在能签字了吧。”

蓝忘机坐回去,看了看桌上那张纸,扫了他一眼:“申请书?”

“对,我想了想,你哥这个案子干脆我们接了。”魏无羡倚着窗台抱着臂,“虽说缺人手,但是就拨两个人,老头子那关应该还过得去。昨天那事是我们两个碰见的,继续查再合适不过了。而且我有预感,”他伸出一根手指向蓝忘机摇了摇,“这案子,不是只丢了一个人这么简单。”

蓝忘机沉默。魏无羡办案的预感,向来是非常准的。

拿起手边的黑色签字笔签了申请书,蓝忘机把它递还给魏无羡。魏无羡接过,神采飞扬地向蓝忘机眨了眨眼睛,说着“宝贝儿等我的好消息”,就转身挥挥手向蓝启仁的办公室走过去。

一队办公室先前还是一片安静,魏无羡一走,“嗯嗯”、“咳咳”等清嗓子声、咳嗽声此起彼伏。不用想,魏无羡这话一出,众人又在心里给蓝忘机点了一排蜡烛。

没想到没过一会,蓝启仁办公室里的动静就把众人吓了一跳。

先是一声闷响,好像是有人拍了一下桌子。然后是魏无羡的声音:“蓝启仁你看不起我?”他说这句话时声音很大,语气明显有些激动。

“不是我看不起你!”蓝启仁也吼了回去,“蓝涣都没能脱身,你让我相信凭一个和他半斤八两的蓝湛和一个omega能摆平?!”

一队办公室门一开,江澄不知怎么闯了进来。然而,他刚一闯进来,蓝启仁和魏无羡那边就没声了。

办公室里,魏无羡稍微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尽量用平稳的语气质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派人去查蓝涣失踪案?”

蓝启仁摇了摇头:“蓝涣案没体现出和其他案件的任何关联,一个人失踪,社会影响不大。何况既然做了刑警,就应该有为正义牺牲的觉悟。”

魏无羡盯着他:“即使他是你最得意的门生?”

蓝启仁叹了口气,神色居然有些颓然:“是。”

警局里有点资历的人都知道,蓝涣那一届,蓝启仁在他学校当客座教授,对他赏识有加。蓝涣也没辜负他的期望,毕业时以第一名成绩考入警局。过了两年,蓝启仁转到M市警局,此时蓝涣已经是刑警一队队长,蓝启仁也经常把重要事务交给他。蓝启仁没安排人手去查蓝涣案,当时警局里很多人是不理解的。

连魏无羡也是直到现在才理解。

魏无羡深吸了一口气,拿起申请表放到蓝启仁桌子上:“总之,这案子,我和蓝湛接定了。既然你不相信我们能搞定,那我军令状就立在这儿。”说着,他抬高了声音,音量刚好够让一队办公室里的人听个清清楚楚:“三天,72小时,我和蓝湛搞定这个案子。搞不定,我回来接受处分!”

说完这话,他直接转身推门出去,没再看蓝启仁的表情。江澄站在门口,见他出来赶忙问:“你立军令状了?”

魏无羡点点头,江澄脸上一黑,刚想说什么,魏无羡声音很轻地补上了一句:“我本来以为omega没什么不一样。”

江澄一愣,接下来的话就没能说出来。他看着魏无羡从自己身边走过,向蓝忘机走去。

分化之前,魏无羡总爱嘲笑江澄,说自己将来肯定是alpha,江澄你不是beta就是omega,还问江澄要是omega愿不愿意嫁给自己,被江澄黑着脸骂了回去。那时他就想当一名警察,相比江澄来说他的确身手快,力量也不错,绝对要比江澄优秀。

但刚刚分化的时候,魏无羡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整整两天。走出房间时他神色如常,只不过,他之后练格斗专注练技巧,力量却不怎么练了。

入警局前的体质测试,他的分数还是比江澄差了一截。

魏无羡走到蓝忘机面前时,情绪看起来已经和进蓝启仁办公室之前差不多了。他敲敲蓝忘机桌面:“嘿,听见我立军令状了吗。”

蓝忘机抬头看他,淡色的眼睛里隐约有着责备:“你不该立的。”

魏无羡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怎么,怪我拉你上贼船啦?”

蓝忘机摇头:“不是。”他像是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却又闭上了,自我否定一般轻轻摇了摇头。

魏无羡托着腮看他,见他这样“扑哧”一声笑了:“蓝湛,你这人怎么这么有意思。”他忽然觉得心里一阵轻松,这一轻松,就又想起一件事来:“对了,昨天的指纹检测得怎么样了?多亏你把工具递给我,不然我差点忘了在枪上取证。”

蓝忘机伸手在电脑键盘上敲击了几下:“结果出来了,那人叫苏涉,看起来他没想隐藏身份。之前也没有过犯罪记录。”

魏无羡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片刻后又问:“你哥的电话定位追踪呢?有没有戏?”

蓝忘机摇头,魏无羡道:“算了。反正就算能追踪到,他们也会转移。三天,我们的时间不多,看来需要找点新线索。”

两人沉默了一会,魏无羡突然眼睛一亮,伸手打了一个响指:“对了蓝湛,我看那个小调酒师,对你好像有点兴趣。”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表情有点一言难尽。

魏无羡:“蓝湛你别这么看我,好像我逼你出卖肉体一样。间谍学的书,你这种好学生总看过吧?搞点有用的信息总会吧?”

蓝忘机沉默了一下:“……我身手没你快。”

魏无羡笑了笑:“但是你也有优点啊。要是问不出来,又拿不到证据,就打。打到他说为止。”

TBC

 

*亥时9点开始,现代9点睡觉太早了,调整到10点ry

*关于更新速度的问题:由于是上班狗不会更很快,但是不会停更,因为我是个一停了就捡不起来的人,我不能停,我还想写番外车(

*没看出调酒师是薛洋的还有谁??

评论(27)
热度(436)
 

© 遥雪雪的杂物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