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歇性爬墙掉粉患者。主博@遥雪雪的主博君

[忘羡/ABO]72 hours(现代paro)02

※忘羡刑警设定。前情 01

※链接已修复。本更这车终于上去了,不幸爆字爆到7k,不然早更了啊我的肾(

※车还没写完的时候就已经着急进主线写耍帅和谈恋爱了,我是怎么了我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蓝忘机回来时,魏无羡正叉着腿倚在床边,见他推门进来,魏无羡举了举手里的酒瓶:“嘿,你回来啦。”他虽然脸还红得厉害,但总算是摆脱了之前那种恹恹的状态,显得精神很好,一脸惬意。

蓝忘机看了看他手里喝剩半瓶子的酒,又看了看他脚边地上一个已经空掉的酒瓶,表情显得有些无语。他站在门口没动,一抬手把手里的小药盒扔了过去:“药,拿着。”

魏无羡一把接住,笑弯了眉眼:“嘿嘿,谢啦。没想到没它还真不行。”他见蓝忘机还站在门口,对他招了两下手:“站在那不动干嘛?过来。”

蓝忘机似乎犹豫了一下,这才走过去,在床的另一端坐下。他看了两眼魏无羡,忽然又极其突兀地把眼神移开了,低声说:“……江澄呢。”

魏无羡正动手拆药盒,听到这里停手了,连忙摆摆手:“诶,你可别误会江澄没尽到监护人义务。他本来和我一块出来,路上接到师姐电话说金凌出事了,他就赶快过去了。哎,希望金凌那孩子没出什么大事。”

蓝忘机定定盯着他,俊秀的脸上表情不善,问:“那你呢。”

魏无羡愣了一下才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笑着摇头:“我早跟他说了,江澄你别把我当omega,我战力可不弱。所以他碰上情况当然直接赶过去咯,反正我现在也没事。”

蓝忘机在魏无羡看不见的地方默默握起了拳头,指节微微泛白:“可你差点有事了。”

魏无羡哑然。他低下头,晃了晃酒瓶里的酒,说:“其实我一个人要全身而退应该也不难,大概。……说这么严肃的问题干嘛,来,喝一口?”他说着支起身来,整个人跪坐着把酒瓶递向蓝忘机,扬了扬下巴。

从不喝酒的蓝忘机低头看向递到眼前的啤酒瓶口,魏无羡刚在那里抿了一口,上面还留着斑驳的水痕和淡淡的信息素香气。于是他不知怎么就接过了酒瓶,鬼使神差地就着那水痕的位置灌进了一大口。

魏无羡看他一口把剩下的小半瓶酒喝得见了底,笑道:“这不还是挺豪爽的嘛。”没想到,话音刚落,蓝忘机身体晃了两晃,直接向前扑倒了。

魏无羡吓了一跳,连忙三步两步蹭过去:“咦?……蓝湛,你没事吧?这酒不是有毒吧?”他把手伸到蓝湛鼻子底下试了试,松了一口气,还好,呼吸很正常。他心里腹诽着自己刚喝过这酒怎么会有毒,又用力摇了摇蓝忘机。

对方还是没醒。

魏无羡又是把脉又是掐人中,折腾了一会蓝忘机还是没动静。他只好退开两步,低头默默看着蓝忘机等他醒过来。

不得不说,蓝忘机长了一张对于alpha来说过于俊俏的长相。皮肤很白,眉眼精致,颜色略浅的唇形状也很好看。闭上眼睛时容貌少了点冷峻,多了点柔和,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魏无羡歪着头看了一会,忽然觉得身体里刚被冰啤酒浇灭的热度又开始缓缓升起来。他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发情期的omega身体也太淫荡了,对着好朋友都能发情,就打算退开,和蓝忘机拉开点距离。

谁知,他这一动,蓝忘机就醒了。

刚醒过来的蓝忘机居然没有一点迷糊的样子,抬起头就死死盯着魏无羡,一言不发。魏无羡被他这眼神盯得心里发毛,又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他试探着伸出一根手指,在蓝忘机眼前晃了晃:“蓝湛你看,这是几?”

蓝忘机将眼神从他脸上转移到他手上,沉默了两秒,忽然飞快伸出手,将他这根手指攥住了。

“……”魏无羡,“蓝湛你喝醉了吗?”

蓝忘机闻言立刻放开他的手指转回头,一脸正经:“没有。”

“……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捶床,他还以为怎么了,原来蓝湛这就喝醉了!还是先睡再醉!

蓝忘机一脸疑惑地默默看着他。

魏无羡笑完了,伸手指指蓝忘机心口,问:“说,你是谁呀?”

蓝忘机:“阿湛。”

“哈哈哈这是什么,你小名吗?蓝湛你喝醉了真是太逗了,”魏无羡笑着又指了指自己,“那你说我是谁?”

蓝忘机看着他,没回答,但空气里属于他的那份信息素味道忽然就重起来了。

魏无羡愣了一下,心里暗叫不好。蓝忘机清醒时还能将自己的信息素控制得很好,让发情的他即使和蓝忘机同处一室,也没感觉到不适;但此时,浓重起来的alpha信息素味道让他一阵头晕,原始的欲望一下子就从体内烧了起来。

剩余不多的理智让他拿起床头的药盒,但他接下来又犯了一个错误——他拿着药盒,又顺手指给了蓝忘机逗他:“我再问你,这是什么?”

蓝忘机看看那抑制剂的药盒,忽然伸手,“啪”地一下将魏无羡手里的药盒打飞了出去,然后就扭开了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魏无羡伸手将他的脸扳了回来:“蓝湛,你怎么把我的抑制剂打飞了,我发情了没药你让我怎么办。”空气里浓郁的alpha味道不知何时又重了几分,逼得已经完全发情的他几乎发疯。他嘴角忽然难以抑制地勾起一个弧度,看着蓝忘机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除非——你来跟我做,那我就不用药了。”

话音刚落,肩膀上一阵大力忽然传来,魏无羡眼前立即一阵天旋地转。反应过来时,他感觉自己已经被牢牢压在了床上,动弹不得,视线上方,是蓝忘机那张熟悉的脸。

空气里已经满满都是属于alpha的信息素味道。那原本清清冷冷的檀香香气,此时却犹如有形一般从四面八方的空气里向魏无羡渗过来,不霸道,却完全无法拒绝。

余光瞥见落在地上的药盒,魏无羡心想,今天看来的确用不上它了。

——

一辆普通的小破车

如果不老歌不好使

——

魏无羡睁开眼睛,一眼就瞥见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坐在床边——蓝忘机已经醒了。

晨光中,蓝忘机一动不动地坐在床边,穿戴得整整齐齐,挺拔的身形颇为好看,脸上却一片惨白。显然,他的酒已经醒了。见趴在床上的魏无羡动了动,睁开了眼,他的脸色更白了。

魏无羡刚醒过来就看见他这个样子,活脱脱一副良家alpha被个流氓omega非礼之后的模样,要是平时,他已经开始捶床大笑了;但是此刻,他却笑不出来。

下身的黏腻和残留在身体里的快感余韵还在提醒着他昨夜的放纵,魏无羡此时说不出来的心虚。某种程度上来说,昨天算得上是他诱X了蓝忘机。

一时间,两人就这样你盯着我,我看着你,一言不发。好在这种尴尬的情况没持续太久,蓝忘机先开口了:“你……你还好吗。”

他说话时往魏无羡的身上看去,本来是想要关心一下,结果一眼看到魏无羡身上那些他昨晚留下的斑驳情色痕迹,又飞速把眼神移开了。

魏无羡叹了口气:“我挺好的,不过你看起来不怎么好。”他从床上坐起身来,拍了拍蓝忘机的肩权作安慰:“昨天的事……不好意思。你喝醉了,我不应该这么撩你。不过这种事也很正常,你我就当都没这回事,走出这间屋我们还是好朋友,我没关系。”

蓝忘机定定盯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地重复:“很正常?”

魏无羡一心想要安抚他那颗受伤的心,听了这句话赶忙一脸真诚地点头:“很正常。你看社会版新闻不?每天alpha和omega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事层出不穷,这种事早就见怪不怪了。”

但蓝忘机惨白的脸色还是不见任何好转,他又重复了一句:“没关系?”

魏无羡用力拍了拍他:“没关系,我是自愿的,你也没标记我。就当我出门约了个炮。我们可还是要做好朋友的啊,蓝湛你可千万别不要我。”

蓝忘机没说话,视线又转了个方向,忽然又怔住了。魏无羡顺着他的视线方向看过去,床头柜上,三个绿色的避孕套正完好无损地散落在那里。

蓝忘机低声说:“我没用……那个。”

魏无羡一拍脑袋:“哎呀,对了。差点忘了,昨天你内射了。”他话刚说完,就看见蓝忘机的脸又白上了一个新台阶。

蓝忘机的声音有点颤抖:“那你会不会……”

魏无羡难得没抓住这个机会开玩笑,他摆摆手:“不会,我等会买药去。”见蓝忘机眼底浮上些许疑惑,他有点尴尬地解释:“事后药。……生理课时老师估计没跟你们alpha讲这个。”

房间里一时又陷入了沉默。魏无羡抬头看了看表,忽然大惊失色:“都这个点了你怎么还没去上班!快去上班!”他刚想站起来,忽然想起自己被子底下的下半身还什么都没穿,只好随手把被子围在腰上,站起来把蓝忘机从床上拉起来,二话不说就往门外推。

蓝忘机被他一路推到门口,回头看他,面露忧色:“你……”

魏无羡:“哎呀我都说了,我没事。后面的事我自己能处理,跟你没关系。”见蓝忘机还想说什么,他一挑眉:“蓝警官,我没记错的话你手上还有案子吧?你在这磨蹭的这段工夫,要是又死了几个人怎么办。我可不觉得我有这么重要。”

蓝忘机终于没再说什么,魏无羡一把把他推了出去。

蓝忘机走之后,魏无羡钻进浴室洗了个澡,把某些可疑液体洗掉,身上残留的对方信息素味道也洗了个差不多,然后捡起药盒,拿出一片抑制剂吃了,剩下的揣口袋里下了楼。下楼交房卡时,他才知道蓝忘机已经把帐结了。回家路上他路过药店顺便买了盒事后药,吃完把剩下的都扔了消灭罪证,然后若无其事地回到了家。

面对着一脸阴云的江澄,魏无羡倒也不心虚,一脸坦然地撒了个谎,就说他遇上那两个alpha,被蓝忘机救了,自己没力气回去,就去蓝忘机家里借宿了一宿,所以身上有他的味道。江澄当然没怀疑他和蓝忘机的关系,只是告诫了他以后小心,别被外面的alpha盯上,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魏无羡一天不打又上房揭瓦,觉得自己在家里呆着闷得慌,正好发情到了第三天也不那么难受了,他就晃荡到了警局,径直进了一队办公室。

一队的人倒不怕他,见他推门进来也就是抬头看了两眼,随即继续低头忙自己手上的工作。魏无羡环视了整个办公室一圈,没看见蓝忘机,却注意到蓝曦臣正看着他,眼神复杂。

魏无羡凑了过去:“蓝大哥,蓝湛呢?”

蓝曦臣向来温和的脸上带着几分无奈的神情,他轻声说:“魏警官,你和阿湛的事……我知道了。昨天局里有个紧急任务,需要出差,他就主动申请去了。对这件事,他的意思是……既然你没那个意思,以后还是和以前一样,像普通朋友那样相处吧。”

魏无羡有点听不懂了。既然还是像以前那样相处,蓝湛为啥要躲自己?他左想右想想不明白,最后还是决定不想了。过了几天蓝忘机回来,他依旧锲而不舍地撩,所有旁人,包括他自己,都没觉出和以前有任何不一样来。

 

就像现在也是。年轻的调酒师闻言一脸苦笑,也不知道是真心的还是装的:“我喜欢的人心里已经有别人了,我果然还是只能和我的酒度过我的余生。”说完,他无视魏无羡“把‘心里’那两个字去掉,肉麻死了”的抗议,满脸落寞地回到了酒柜前。

见他走开,魏无羡立即就着搂着蓝忘机的姿势贴了上去,刻意压低的声音伴着灼热的吐气响在对方耳边:“其实是这样的吧。前天晚上你就在这家酒吧门口埋伏,昨天也是。今天你终于改变了方案,决定从阴暗里走出来,看看光明正大地走进来,事情会不会有什么转机。”

蓝忘机的身体微不可查地一僵。

他们姿态亲密,旁人看见,一定会以为他们是在调情。但魏无羡嘴里说出的话却不像情话这么没营养:“蓝涣三天前失踪,街上摄像头捕捉到的最后一个镜头就是他走进了这里。这案子优先级的确不高,但你以为这样二队就不知道?”

蓝忘机皱了皱稍显秀气的眉,问他:“所以?”

魏无羡笑起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所以,我帮你。”

 

TBC

 

*新手上路,请多关照(?

*强行科普一波事后药:为了科普我还专门去百度了一下,“房事后72小时内有效,一年不得超过服用3次,否则会引起习惯性流产”……天辣我知道事后药对身体不好,没想到还有这种副作用(。

*很好,下更终于可以开始点题了(看文题

评论(33)
热度(490)
 

© 遥雪雪的杂物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