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歇性爬墙掉粉患者。主博@遥雪雪的主博君

[忘羡/ABO]72 hours(现代paro)01

※感谢基友赐名(。)忘羡刑警设定。只是想写来爽一下,耍耍帅、开开车和谈谈恋爱的一篇文,差点被剧情(和文名)卡得胎死腹中

※有我流武力值设定,我流信息素味道设定

※大概5更左右完(如果有番外还能再上趟车),这一更车还没能上去,下更上……啊我好急,我的肾

魏无羡走进街角不起眼的一家酒吧时,一眼就看见了蓝忘机在吧台前独自一个人坐着。

下班后的蓝忘机没有穿他那件万年不变的警服,而是换了身“便装”——熨烫得笔挺的白衬衫搭配着黑西裤,在这样的环境里实在有些格格不入。

“哟,蓝湛!”魏无羡眉眼一弯,直接冲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声音穿过酒吧内昏暗而斑斓的光影,对方应声转头,随即便毫无形象地怔了一下。

魏无羡站在原地一脸无辜地挑了挑眉:“喂蓝湛,你发什么呆?”

蓝忘机用他那双颜色极淡的眼睛盯着他,盯到魏无羡心里都打起了鼓,才终于开口:“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许你来,就不许我来啦?”说话间,魏无羡大大方方地走到他旁边坐下,指节敲了敲桌面跟调酒师喊了声“威士忌不加冰”,回头又向蓝忘机抛了个媚眼,“再说,来这儿是为什么,你跟我不是都清楚吗,蓝警官?”

说最后三个字时他特地凑近蓝忘机压低声音,低低的男声响在蓝忘机耳边,蓝忘机身体微不可查地颤了一下,随即扭过头去抿着嘴唇不说话了。

“怎么了?一个alpha大男人还跟小姑娘一样闹脾气。”魏无羡又凑过去看他冷冰冰的侧脸,“还是你要说omega不要来这种地方之类的?我这么大的人了,约人怎么可能没有分寸?再说,一般的alpha强迫得了我?”

 

没错,魏无羡是个omega。

但是,不是一般意义上柔柔弱弱的那些omega。魏无羡,是M市刑警二队的成员。

不得不说,魏无羡是很幸运的。M市先前从不招omega刑警,到了魏无羡毕业那年,蓝启仁一接手警局,就做了一件让魏无羡评价为“这老头子做过的唯一一件好事”的事情。

魏无羡的体质测试和综合能力测试,当时排名处于他们那一批警校生的前列。关于录不录取他的问题,听说当时蓝启仁和上面的人吵了一架。

“你们要我放弃这个水准在二队里都算得上顶尖的学生,去录取一个只能排在四队末尾的吊车尾,就因为他是个omega?”听说当时蓝启仁吹胡子瞪眼地拍着桌子这么说。

不过当时蓝启仁没想到,他当时好不容易招进来的这样一个人,之后会让他简直恨不得在他心肝一队的办公室门口挂上“防火防盗防魏婴”的招牌。

是的,要说满是alpha和beta的警局里有一个omega,一般人会觉得这个omega怎么也算得上是警中鲜花,众星拱月了。但可惜,魏无羡他不是一般的鲜花,他是朵霸王花。

起因是魏无羡来到警局后的第一个发情期。Omega发情期自然放了假,没想到当天,警局就听说街头有人被打住院了。

相关部门还在判断这起事件的性质,本来也放了假理应在保护魏无羡安全的江澄忽然推门进来,一屁股坐在自己座位上,一脸阴沉道:“你们不用管这事了。魏婴打的。”

警局众人大跌眼镜。后来才知道魏无羡一个人下楼买个东西,这人尾随其后图谋不轨,然后就被魏无羡打了,江澄在楼上全都看见了。打得不重,只胳膊脱了臼。魏无羡又属于正当防卫,这事就这么结了。

不过从此以后,警局众alpha就对发情期的魏无羡敬而远之。没想到魏无羡发现了这点,觉得有意思极了,发情期动不动就跑回警局串门,把整个办公室弄得鸡飞狗跳,原本有条不紊的秩序搞得一团糟。蓝启仁暴跳如雷,却也无可奈何。毕竟,魏无羡办案还真的有两下子。

 

面对魏无羡抛出来的一连串问题,蓝忘机只是默默盯着他,片刻后脸上的表情才终于软化下来,轻声说:“……威士忌性烈,还是少喝吧。”

“我能喝,你干嘛管我?”魏无羡看了眼他面前空空如也的桌面,忽然惊奇地微微睁大了眼睛,“咦,你怎么什么都不喝?”他转头冲那边的调酒师喊了一声:“诶调酒小哥,你觉得这位长得怎么样?”他一脸坏笑指了指身边的蓝忘机,“送他杯果汁呗?”

调酒师是个挺年轻的omega,闻言笑了笑:“这位先生长得真帅,我可喜欢了。送了他果汁,我能和他搭讪不?”他一笑时露出一对小虎牙,显得颇有些可爱。

魏无羡顿时摆出一副大惊失色的表情,搂紧了身边的蓝忘机:“那可不行,他今晚我承包了。”说到这里,他又忍不住笑得得意,熟练地对着板着脸的蓝忘机又一个媚眼抛过去。

蓝忘机脸上看着依旧没什么反应,桌面底下的左手却已经默默握紧了拳。

警局的同事都知道魏无羡有这么三个典型特点:怕狗、爱吃辣、爱撩蓝忘机。每次看见魏无羡又在路上把蓝忘机拦住了,警局众人就会在心里为可怜的一队精英蓝忘机点上一排蜡烛。

但是谁都不知道——连江澄也不知道——魏无羡是真的和蓝忘机睡过的。

而且就是在两个月前。

那天是魏无羡发情期第一天,放假在家的魏无羡吵着嚷着要出门吃麻辣火锅,江澄被闹得不行,只好陪着他去。没想到走到半路江澄电话响了,刚一接通,电话那边的江厌离就焦急地跟他说,金凌在学校出事了。

这句话像凭空一道惊雷,把魏无羡和江澄劈了个正着。江澄看了魏无羡一眼,魏无羡点点头,于是江澄转头就跑。

魏无羡站在原地看着江澄跑远了,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要按时服用的抑制剂还在他身上呢。不过也不算什么大事,魏无羡摇了摇头,转头向旁边一条通往药店的小巷走去。

走到小巷当中,他若有所思地左右各扫了一眼,突然停下了,朝着空无一人的前方大声道:“就我一个omega,干嘛还费心搞什么包抄,出来吧。”

两个身影一先一后从小巷的阴暗处显现了出来。魏无羡微微勾起唇角,眉眼弯弯,笑得肆意:“哎呀,真荣幸。没想到同时有两位alpha对我有兴趣,要合作起来把我搞定啊。不过,”他眼睛倏然一亮,“你们以为这么容易?”

话音未落,他忽然转身,右腿狠狠踢向身后那人的膝盖!

那人显然没反应过来,结结实实挨了一脚,顿时就跪了下去。他膝盖还没接触到地面,魏无羡就眼疾手快地捞住他的手腕,拽着他的胳膊转到他的身后,熟练地把那人按倒在地!

那人的骨骼发出“喀”的一声脆响。这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站在对面的另一个人刚反应过来,就见那人已经被魏无羡牢牢按着,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魏无羡逆光站着,空出的一只手好整以暇地把额前垂下来的一绺碎发拨开,转头面无表情地问那边站着的人:“你还要试试吗?”

在逆光的光线下,他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显得格外恐怖。对方哪敢回话,转头就跑。

魏无羡看着他跑远的背影,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心里却是狠狠松了一口气。在外面走了这么长时间,要是平时他已经整个人挂江澄身上了,制服这人也是靠的出其不意,假如那人要打——他苦笑了一下——他今天说不定就真的回不去了。

全力按住这人,魏无羡脑子转得飞快,急速思考处理这人的对策。这时,小巷的一端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魏婴?”

那声音极其熟悉,本应波澜不惊的语调里夹杂了一丝惊慌。听到那个声音,魏无羡心里的石头顿时就落了地,身体一瞬间像被抽空了力气,顺势倒在了奔过来的那人身上。

他看见视线上方是一双熟悉的浅色眼眸,此时正微微睁大看着他:“没事吧?”

“蓝湛,你来得真及时。”魏无羡有气无力地伸手,摸了一把蓝忘机的脸,“真不错,我喜欢。”

刚刚被按着的那人身上没了钳制,回头偷偷瞄了两人一眼,趁其不备立刻跑了出去。但是两人却都没有理会他。

两人维持着这样一个姿势过了片刻,蓝忘机见魏无羡脸色稍微好了一点,就一手捞着他的腰将他扶了起来,握住他的手,说:“我带你回家。”

魏无羡立刻摇头:“不行!”见蓝忘机疑惑地看向他,他忽然觉得有点尴尬,赶忙用笑掩饰过去:“哈哈哈,那个……我没药了。”

他这样一说,蓝忘机立刻就注意到了他身上逐渐浓郁起来的信息素香味。

小巷里还残留着两股刺鼻的味道,想必是刚才那两个alpha毫不客气地把他们的信息素气味释放出来了。魏无羡肯定多少受到了影响,信息素的香味就是他将要发情的迹象。他手边又没有抑制剂,即使有,让抑制剂发挥效果也要一段时间。就这么带着个发情的omega招摇过市,那可绝对不行。

蓝忘机往四周张望了一下,一眼看见不远处有一家快捷酒店。他没说什么,稍一弯腰就把魏无羡打横抱了起来。

魏无羡愣了一下,随即大惊:“蓝湛你干什么!哪有一个男人被另一个男人当街抱着的!你放我下来!”

蓝忘机没理他,直接迈开步子。魏无羡在他怀里一通挣扎,但是反抗得实在没什么力气,他干脆也不反抗了,就这么被他抱着进了酒店大堂。

酒店的前台明显是个见过世面的beta小姐,看见这样一幕除了愣了两秒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她定了定神,对眨眼之间已经走到她面前的蓝忘机彬彬有礼地问道:“先生,开房?”

蓝忘机:“嗯。”

前台小姐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他抱着的魏无羡,又看了看他:“三小时?五小时?”

蓝忘机:“一天。”

听懂了的魏无羡默默扶住了额。蓝湛啊蓝湛,我用得了休息一天么?你就不能三小时五小时吗?不过三小时五小时好像也不对,搞得蓝湛好像不行似的,哈哈哈哈……

完全没明白魏无羡为什么忽然就笑起来了,蓝忘机将身份证交给前台小姐,对方极其麻利地办好了手续,刚要把房卡交给他,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拉开旁边的抽屉,从里面拿了点什么,放在房卡底下一起交给蓝忘机。

蓝忘机刚把房卡接过来,一眼看见垫在下面的东西,手一抖,房卡就连着那东西一起掉到了地上。

魏无羡眼神好,瞬间已经看清了房卡底下是什么东西,顿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蓝湛你看,人家给你套套了,三个!还是绿色的,是不是苹果味的啊,哎哟我不行了,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脸色发青,捡起地上的房卡和那三个,就抱着魏无羡上了楼。

魏无羡:“你怎么还是捡了套套?是不是还想用,口嫌体正直吗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回答他。

找到房间,开了房门,果不其然,是间大床房。蓝忘机把魏无羡放到床上,动作轻柔。魏无羡也笑够了,乖乖躺在床上四处打量。见蓝忘机起身拿了房卡要走,魏无羡歪了歪头看向他:“怎么,这就要走啊?”

说这话时他脑袋枕在酒店雪白柔软的枕头上,面带疑惑,眼神晶亮,脸上还泛着因发情而产生的红晕,整个人看起来没什么力气。蓝忘机看了他一眼,忽然就触电一般把眼神移开了。

“不是,我去买药。”蓝忘机只说了这么一句就立刻推门出去,关门时发出“咣”的一声。魏无羡躺在床上,还没明白蓝湛为什么忽然这么急躁,明明自己才是忍受着发情之苦的那个?

只有蓝忘机知道,再呆一会儿,他就要忍不住了。刚才在房间里的时候,整个房间都充溢着魏无羡身上散发出来的牡丹花香。那是他信息素的味道,之前蓝忘机闻见过几次他身上的信息素香气,都是淡淡的幽香,他从没想过,当这种幽香浓郁起来,也能如此的盛大。

仿佛要渗入骨髓。在一门之隔的房门边,蓝忘机默默用手捂住了发烫的脸。

他关门出去之后,魏无羡在床上躺了一小会,只觉得体内的燥热越发烧了起来,烧得他整个人觉得干渴无比——不仅是字面意思,还有那种意思。他身上沾了点蓝忘机的气味,清清淡淡的檀香香气,平时他觉得这味道还蛮好闻,这时只觉得这香气缠绕着他,搅得他心烦意乱。他努力从床上坐起来,起来时伸手往内裤里摸了摸,不出意料已经湿了一片。

果然,这次是完全发情了。

这种时候不能开窗通风,想去洗个澡又没力气,他坐在床上愣了一会,最后还是打了床头的电话,叫了两瓶冰啤酒。

魏无羡没想到,就是这两瓶啤酒坏了事。

TBC

*不知道萌点是不是有点诡异,但是我好喜欢霸王花wifi哦……对了,文里没说明,澄妹是beta。基友还问我为什么不是omega,我说就要这么残念的性别啊,否则alpha和omega都不容易单身狗【。

*希望自己不要开完这趟车就坑【。

评论(27)
热度(685)
 

© 遥雪雪的杂物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