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歇性爬墙掉粉患者。主博@遥雪雪的主博君

[忘羡]一觉醒来发现魏婴货不对板怎么办 (下)

※完结啦!前情看我~

(上)

(中)

※多谢大家厚爱,不好意思,我前两天卡文了;;

 

话音刚落,江澄一行人身后,带着几名蓝家门生的蓝忘机便出现在了两人视线里。梦境中的他依旧是一身白衣,神色冷肃,面无表情;外表相比他十五岁时,也已褪去了眉宇间的青涩之气,一派俊秀清雅。但相较于静立魏婴身侧的“正牌”蓝忘机,他相貌的“俊秀”,还是多了三分“秀”,少了三分“俊”。

魏婴看了看那边的蓝忘机,又转头看了看身边的蓝忘机,笑道:“真是奇景,两个蓝湛,一样的披麻戴孝,哈哈哈!不过,我觉得我梦里的这个,还是比你现在更好看。”

魏无羡显然也已经发现了那边的蓝忘机,一转身便追了过去。江澄一转头,登时皱起了眉,但最终也只是冲着魏无羡的背影喊了声“你少撩拨他”,便转回了头,径直向那几位家主的方向而去。

魏无羡在蓝忘机身后喊:“蓝湛,你看看我,等我一下呗。”

蓝忘机脚步顿了一下,随即像没听到一样继续走。

魏无羡一闪身飘到了蓝忘机跟前:“蓝二公子,我好好叫你,你都不理我。你说,要我怎么叫你你才肯理我?”

“……”蓝忘机像回忆起了什么,默默扭开了头。

魏无羡见蓝忘机不答,又坏笑着凑了过去:“蓝湛,怎么样,最近有没有遇到心仪的姑娘啊?”

蓝忘机紧盯着他,不发一言。魏无羡装模作样地惊讶道:“你看我干什么!我也没有。不过,我肯定比你强多了,只要想找就一定能找到。不像你,你长这么大,可能都还不知道怎么双修吧?”

“……”蓝忘机冷冷道,“请不要胡说八道。”

魏无羡道:“好好好,我胡说九道。那你给我讲讲怎么双修?”

蓝忘机像是再也忍不下去了,挥袖便走。

魏婴在一旁笑得打跌:“蓝湛,你看看你!哈哈哈,太好玩了!”他听身边人没反应,转头看对方,见蓝忘机正看着这一幕,眼神中隐约有着笑意,不觉在心里奇道:蓝湛看见这些都不生气?他现在涵养到底是有多好?还是说,已经被我撩习惯了?

那边的魏无羡逗够了蓝忘机,一转眼又晃到了江澄身边。他凑进那边的家主群里,不知道又说了些什么,惹得蓝曦臣嘴角微扬,聂明玦哈哈大笑。

至于金子轩,还是“哼”了一声,爱理不理。

蓝忘机静静看了一会,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开口问道:“岐山温氏呢?”

魏婴翻了个白眼:“不喜欢,没请他们。”

那边几人又交谈了几句,忽然一道浑厚钟声响起,场中顿时一片寂静。江澄走了出来,朗声道:“多谢各位仙门名士出席我云梦江氏今日的清谈会。那么,大会就此开始!”

话音刚落,魏婴和蓝忘机身边的景色,就一下子,全黑了。

一片沉默。过了一会儿,魏婴才开口道:“我大概是觉得后面都挺没意思的,就没梦到后面的事情。不好意思啊,蓝湛。”

蓝忘机摇了摇头,道:“你无须对我道歉。”

魏婴敛了敛神,环顾了一下周围,随即开口道:“我这个梦从开头到结尾,我都没探知到有什么灵力波动的地方。你觉得呢?”

蓝忘机静静点头。

魏婴道:“那肯定是在你梦里了。听你之前说在幻境里见过这个年纪的我,想必这次情况也会差不多。我们走吧。”

二人没走几步,就从黑暗里走到了一座灯火通明的阁子底下。魏婴抬头一看,奇道:“云深不知处的藏书阁?难度蓝湛你做梦还在这里抄书?”

他抬头向上面张望,没注意身旁的蓝忘机已经完全僵在了原地。听得阁上隐约有人声传出,他头也不回地喊了声“蓝湛,我们上去看看!”就跑了上去,把蓝忘机落在了后面。

没过片刻,阁楼上一先一后爆发出两阵几乎一模一样的狂笑。

于是蓝忘机赶到藏书室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梦境里的小蓝湛和小魏婴在那头剑拔弩张地斗嘴,站在门口的魏婴捂着肚子笑得毫无形象:“蓝湛,你总算来了哈哈哈!你说说,你怎么知道我过两天要给你塞春宫图?是不是这个梦不是你的想象,是你的回忆啊?没想到我真这么厉害,把你气成这样哈哈哈……”

那边,小蓝湛终于忍无可忍,提剑便攻。这一下,不光那边的魏婴一惊,连这边的魏婴也一下子不笑了,面带惊讶地看向蓝忘机:“这可是你家藏书阁,你还真打啊?”

他这一看之下,才发现些不对劲。蓝忘机虽然面上依旧看不出什么,但魏婴一看他,他便立即将眼神偏开,目光闪烁。看样子,像是心虚?还是……害羞?

魏婴越打量他越觉得不对劲,忍不住就勾起嘴角凑了过去,开口想要说点什么。忽听那边的自己“哎”了一声,他转头,正看见避尘和随便双双飞出了窗外。

魏婴:“……”

“……房间西北角有明显灵力波动,若想回去,可尽快过去。”他背后,蓝忘机终于开口了。

“怎么现在你反倒要赶我走了?不行不行,我还没看够呢,”魏婴笑吟吟地回道,说这话时他连头都没回,明显是看上了瘾,“不急这一会儿……哎?”他忽然惊道,“蓝二公子,你这是气糊涂了吧,居然用肉搏?咦,你力气居然这么大,好厉害,我完全没法反抗!”

眼见那边魏婴被蓝湛死死按在地上,蓝忘机脸上闪过一丝难得一见的紧张神色。他沉声道:“走!”

“你叫我走我就走,我岂不是很没面子。”魏婴笑着回道,忽然又惊讶道,“蓝湛,你拿你抹额捆我手腕是要干什么?”

他正要继续往下看,手上一阵大力忽然传来,拽得他登时一个趔趄——蓝忘机不知为何,竟毫无仪态地直接拽起他的手,要往楼下方向跑。

蓝忘机力气极大,魏婴稀里糊涂地就被他拖着一路跑下了楼。下了楼,魏婴刚喘了两口气,忽听阁楼之上传来自己一声带着哭腔的长吟。他耳力极佳,将这一声哀吟完完整整收入耳中,听得连嘴角都痛苦地咧了咧:“蓝湛,我总算明白你为什么不让我看下去了……我叫得如此惨,估计那画面连我自己都不忍心看下去了。你说,”他转头看向蓝忘机,神色严肃,“你为什么要违反家规,对我私下进行体罚?”

“……”就连蓝忘机此时,也不清楚辩解和不辩解相比,哪一种更糟糕。

魏婴此时毕竟不知道男人之间也可以做那事儿,因此虽然这叫声听起来有些微妙,他也没想到那里去。蓝忘机默然片刻,决定还是不做辩解,毕竟他不擅撒谎,又不能告知魏婴真相。不过,再在这里听太久,也难免魏婴会听出端倪。打定主意,他对魏婴道:“我们走吧。”

魏婴:“?”

蓝忘机:“走出去,再回来。”

他这么一说,魏婴就恍然大悟,笑得了然:“重启梦境是吧,好好好,这回我不看,我也不想看我怎么被罚。看在现在的你我关系不错,这些事就一笔勾销。等再回来,我就上楼,直接传送回去。”

两人沿着来路走了几步,四周风景骤然一片漆黑。他们又转身按照原路折回去,倏忽之间,阁楼又出现在二人视线中,灯火照耀下显得一派祥和,阁子上还隐约有人声传出。

魏婴回头,向着蓝忘机道:“那我就上去啦,你我就此别过。”

他说这话时嘴角依旧噙着笑意,笑容爽朗。蓝忘机看着他的笑容怔了一怔,随即低声道:“此去山高路远……你好生珍重。”

他语气复杂,这语气里有几分担忧、几分酸涩,怕是连他自己也听不出。魏婴却恍若未觉,颇为自信地点了点头,就转头向阁楼跑去。

蓝忘机目送着他的身影,在他即将转进门内,消失在蓝忘机视线的前一刻,魏婴却回了头。隔着不远的距离,蓝忘机看见他朝自己笑了。那笑容明媚、灿烂,不含一丝杂质。

他读出了对方的口型。那人说:再会。

***

另一边。

魏无羡一脸真诚,面不改色道:“十几年后,我们已经是道侣啦。”

蓝湛手里的毛笔一下子掉了下来。

他脸色微微发白,一字一顿重复道:“什、么、关、系?”

魏无羡也笑眯眯地重复道:“道侣。”说完,他好像生怕小蓝湛听不懂似的,又解释道,“就是感情深厚,天天都要在一起,每晚还要双修的那种。”

蓝湛忍了又忍,终于拍案而起:“胡说八道!谁和你天天……每夜……”

魏无羡拍掌大笑:“蓝湛你看看你,做得这么勤快,到了说的时候却说都说不出来,哈哈哈哈哈!”他笑够了,忽然神色一正,道:“这点你爱信不信,都可以。不过,下面我所说的,可是字字属实。”

蓝湛看他措词神色,知道他这次所说是认真的,不由得也是神色一肃。

魏无羡看着他,沉默半晌,低声道:“你是不是好奇我现在为何是这副样子?……因为我死过一次,现在是被献舍重生的。”

蓝湛周身一震。

魏无羡看了他一眼,继续道:“就在现在的时间之后几年,发生了很大的变故。之后,”他轻声道,“我做了很多错事,误杀了很多人。最后被所修之道反噬,也是罪有应得。”

“那之后过了十三年,要是没有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用献舍召我回来,我肯定是不会回来了。”魏无羡笑了笑,看着蓝湛总结道:“所以,如果有什么话想要说,一定要早点对‘我’说。”

不要错过那些机会,在无望中等上整整十三年。

蓝湛垂下了睫,抿着唇,不知道在想什么。

魏无羡说完了正事,见小蓝湛这个样子,不由得又恶从心起,想调戏他两把。谁知,一阵强劲的灵力波动忽然从上方传来,他忍不住抬头看了看,随即了然。

他忽然道:“蓝湛,看我!”

蓝湛显然心神还有些乱,他下意识转头,正看见魏无羡一脸得意地笑道:“我那边的蓝二哥哥来救我啦,该抄书的正主马上就回来了,你们继续。我大慈大悲地给你提前透露一下,你当心点,等我书抄完我可是会给你塞春宫……”

话音未落,他就觉得眼前景象一黑。

……

魏无羡想,话说到一半就被传送,这也太丢脸了点。

***

魏无羡再度睁开眼睛,眼前是熟悉的天花板,鼻尖是隐隐萦绕的冷冷檀香之气。他眨了眨眼睛,一侧头,蓝忘机果然躺在他一边,双手放在身侧,仪态极其端方,是标准的蓝氏睡姿。

魏无羡扬了扬嘴角,一个翻身就压到了蓝忘机身上。

于是当蓝忘机醒来时,他便一眼看到现今的魏无羡正好整以暇地跪坐在他身上,笑吟吟道:“蓝湛,你醒了。”

蓝忘机的唇还紧紧抿着,眼睛眨了眨,又眨了眨。

魏无羡见他眼睛微微睁大,面容微带惊讶,只觉得他神情格外可爱,忍不住低下头,轻轻亲了亲他的额头,惹得他密密的睫羽一阵轻颤,这才心满意足地支起身来,笑道:“蓝二哥哥,你说我怎么这么喜欢你呢。”

蓝忘机眼神里也泛起点笑意,他道:“你见到十五岁的我了。”

这句语气不是疑问,而是肯定。魏无羡右手撩起他一绺散落在枕边的乌黑发丝,漫不经心地绕在指间,道:“对,想必你也见到十五岁的我了。”他忽然冷不丁向蓝忘机抛了个媚眼,道,“怎么样,有没有抓紧机会把那个我办了啊?”

蓝忘机登时咳了两声,脸色微微发白。

魏无羡:“哈哈哈哈哈!你别紧张,我知道你这个人连情话都不会说,又不会强迫我,这么短的时间肯定做不成什么。”他见蓝忘机还在盯着他,歪了歪头想了想,立即恍然大悟道:“当然,我也没对你做什么。”

蓝忘机脸色一缓,显然是松了一口气。

魏无羡凝神看他片刻,忽而开口低声道:“不过,我对他说了。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跟‘我’说,所以就只好我来说了。”

他这话没有前因后果,又说得极其简略。然而,蓝忘机却听懂了。他闭上眼,轻轻地点了点头。

蓝忘机不会说。那时十五岁的魏婴,年华正好,不管是心气还是灵力都远超旁人。如果对他说了,简直是活生生地将他最美好的愿望在他面前一点点撕得粉碎。

然而对十五岁的蓝湛来说,情况却不同。魏无羡也明白,知道了这一切后,小蓝湛会震惊,会痛苦。但这一时的震惊痛苦,总好过让他抱着几乎没有可能性的微薄希望熬过十三年,总好过让他被好不容易重归于世的自己一刀刀笑着凌迟。

他不会让这样的事再发生第二次了。

背后传来温柔的抚触,是蓝忘机伸手环过他,轻轻拍了拍他的背。魏无羡忽然觉得,纷乱的思绪一下子变得无比宁静。他勾了勾嘴角,干脆顺势趴在了蓝忘机身上。

胸膛相贴,彼此的心跳一下子变得无比清晰。蓝忘机的呼吸声就近在咫尺,魏无羡听着他沉稳的心跳,一下一下,忽然又问了一个问题:“你说,如果我有你,我还会走到那一步吗?”

蓝忘机偏头用浅色的眼眸看他,随即坚定地摇了摇头,说出了早已藏在魏无羡心底的那个答案:“不会。”

魏无羡清楚,当年,江厌离的死成了让他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那是因为,在那一刻,他已经彻底成为了一个兄弟阋墙、朋友反目,浩荡天地,举目无亲的人。

他什么都没有了,所以才会什么都不管不顾,拿出了那两块阴虎符。

而如果,蓝湛能在他身边……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他的身边,永远有这个人,和他喜忧共度,生死与共。

魏无羡微微笑起来,低头,吻住了眼前蓝湛微启的唇。

 

END

*我其实就是个如假包换的傻白甜嘛【。

评论(22)
热度(746)
 

© 遥雪雪的杂物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