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歇性爬墙掉粉患者。主博@遥雪雪的主博君

[忘羡]一觉醒来发现魏婴货不对板怎么办 (中)

※大家端午节快乐!前情:看我

※本更你将会看到:一言不合就跑路的小汪叽,不想和小蓝湛说话(并不)并在脑内飙起了车的大wifi,以及小wifi很俗气的梦(

 

***小蓝湛和魏无羡的场合***

辰时刚过。魏无羡睡得正香,就听见门外“咚咚咚”的敲门声。

“魏婴!”人声透过门板传来,听得不太真切。但很明显,是蓝忘机的声音。

“现在还早着呢,让我再睡一会。”魏无羡努力睁开一只眼睛,辨认了一下外面的天色,随即这样嘟囔着翻了个身。他意识还迷迷糊糊的,心里却有点犯嘀咕:这一大早的,蓝湛怎么在门外站着,还敲门?

门外短暂地沉默了一会,随即传来蓝忘机更大的声音和拍门之声:“魏婴,辰时已过,起来!”

魏无羡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不是因为被蓝忘机吵醒了,而是因为,这次对方抬高了语调,他顿时听出,门外蓝忘机的声音,不是现在的蓝忘机的声音。

那是小蓝湛的声音。

他从床上爬起来,脑子里还有点晕晕乎乎的。他环顾四周,看见桌上放着一套外衫,不是他惯穿的那身黑衣,是云梦江氏的家纹衣袍。他右手边,还放着他的佩剑“随便”。

他刚想站起身,碰巧门外的人终于撞开了门进了屋,正好和还坐在床上的他来了个四目对视。

那人一袭雪白衣衫,头上抹额佩戴得端端正正,青涩的清秀面庞上仿佛笼罩着一层寒霜。正是十五岁时的蓝湛。

……

魏无羡想,他一定是还没睡醒。又掉进那香炉造的梦里来了。

他脑子转得飞快,马上就想到,那这次岂不是就能把十五岁的蓝二哥哥拖到后山强奸了?上次已经试过一次,这次肯定也没问题。那这次玩些什么,难道用随便不成……

他正兀自想得美,小蓝湛冷冷地开口了。

手中避尘出鞘半寸,蓝湛转身面向魏无羡,他微微皱起眉,声音里带着警惕:“你是谁?”

魏无羡一愣,伸手往自己脸上摸了一把,嘴角不由得抽了抽:这次怎么又不是原装版本,是莫玄羽了?

他还在琢磨该怎么解释,蓝湛就毫不客气地继续追问了下去:“魏婴呢?是不是他跑掉了,用你来顶替?”

“……”魏无羡正了正神色,一脸真诚:“我就是魏无羡。不是现在的魏无羡,是从十几年后穿越时空而来的魏无羡。”

蓝湛盯着他那副就差把“我说的都是真的蓝二哥哥你一定要相信我”这串大字写在脸上的表情看了半晌,衣袖一挥:“一派胡言!魏婴怎会长得如你这般、这般……!你与我同去寻他。”

魏无羡:“喂喂蓝湛你对我这副长相有什么意见?”

蓝湛没理他。

魏无羡:“还是说……嘿嘿,蓝湛你觉得我长得很好看?我现在的样子没有你想像得好看?”

蓝湛几乎是从牙关里挤出来四个字:“……胡说八道!”

说罢,他没等魏无羡回答,身形一晃,已经飘出去了一截。

魏无羡赶忙一把抓起桌上的外衫追上去:“蓝湛你等等我呀!明明是你要强迫我和你一起找我,怎么你倒先跑了?”

蓝湛冷冷看着他向自己跑来,薄唇轻启,淡淡吐出四个字:“灵力低微。”

言下之意,这人长相与魏无羡并不相像,灵力又大大不如他,按理说应该不是魏无羡。

然而,他心里也有些疑惑:明明相貌灵力都不像,为何这人谈吐神情,却真与魏婴有所相似?

他正这样想着,魏无羡便愁眉苦脸地回道:“还不是因为被你昨晚折腾得太厉害,就算灵力高强也跑不快!”

……这种感觉又来了。

蓝湛脸色微微发青:“我断然不会做深夜骚扰他人之事。”

话刚说完,他又往外飘了一截。

姑苏蓝氏对于行止仪态要求极为严格,蓝湛作为蓝家长辈交口称赞的好门生,仪态更是无可挑剔。即使是现在毫无头绪地在云深不知处乱找魏无羡,他赶路依旧是既快且稳,雪白衣衫拂动间姿态甚是好看。

但他一个人在前面跑得欢快,可苦了在后面一路紧追的魏无羡。魏无羡心底暗自叫苦,照这个样子跑下去,还没找个地方把小蓝湛强奸了,自己恐怕要先累死……等等,为什么我都累成这样了还没醒?

他脑子里“嗡”的一声,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正巧,他一转头,看见不远处有一名蓝家门生。他心念一动,冲着那边大声喊了一声:“喂!”

对方应声转过身来。

“……”魏无羡干笑,“哈哈,没事。好的好的,我知道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不好意思啊。”

看来,还是别忙着想怎么和小蓝湛云雨一番了,先想想怎么回到大蓝湛身边吧。

主意打定,他冲前面的蓝湛喊道:“找不到吧?别找了,我就是。你要不信,我给你证明一下。”

蓝湛果然停了下来,回头看向他,像是将信将疑。

魏无羡想了想,稍有点不确定地道:“抄书第一天你禁言我之后,我给你的第一个纸条,上面写着,‘蓝湛,蓝二公子,蓝二哥哥,我知道错了,你看看我,别禁我言嘛’。”

“……”蓝湛嘴角微不可查地抽了抽。

“还有,听学时你总截我的纸团,我就给你写了一个,上面写的是:蓝公子,行行好,别截住我的纸团,我晚上给你看点好东西。”

“……”蓝湛痛苦地单手扶住了额头。

“还不相信的话,其他细节你可以随便问。保证对答如流。”魏无羡诚挚地道。

蓝湛凝神看他,半晌,终于垂下了睫,看来是真的相信了。魏无羡松了一口气。

谁料,下一刻,蓝湛说:“那你随我去抄书。”

魏无羡:?????

魏无羡:“小蓝湛你怎么这么死心眼?死脑筋!不知变通!”

然后他就被拎走了。

藏书阁。

魏无羡坐在桌前,蓝湛坐在他对面。魏无羡拿起笔,又放下笔。在蓝湛的目光注视下,他硬着头皮道:“蓝湛,你听我说,先别禁我的言。我认为,当下我们首先应该弄清楚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正好我大致想清楚了,所以当务之急是把这些信息告诉你,你说对吧。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就只好找点好东西给你看了。”

他神色极其认真,蓝湛原本差点要点头,结果又被他最后一句话生生逼了回去。他冷声道:“不看!”

魏无羡:“那就是同意了。是这样,我和长大的你从你家藏宝阁里找出一只貘香炉,梦貘你懂的……咳,总之它让我们经历了很多梦境,一开始是我们围观梦境里的人物,后来梦境里的人物也能看见我们了。我觉得再后来,梦境成真也说不定——就是现在这样。”他摊了摊手,“现在,我猜是梦境连通了我那边和你这边的世界,把我和小点的我不知怎么调了个个儿。为今之计,我想要是你这边能找到那个香炉,还有办法;要是找不到,就只能等我那边的蓝二哥哥来救我了。蓝家藏宝阁里面现在有这个东西吗?”

蓝湛脸色不太好看,大概是听到了“我那边的蓝二哥哥”心里一阵不适,因此并没答话,只是摇头。

魏无羡明显也发现了他这点,于是一下就来了兴趣,嘿嘿地支起身来凑近蓝湛:“说起来,蓝湛,你知道十几年后我们什么关系吗?”

蓝湛下意识和他拉开了点距离,冷眼看他,像是本想呵斥他一番,但又忍不住心底好奇。最终,他稍稍放软了语气,道:“什么关系?”

 

***

另一边。

蓝忘机面对魏婴“你舍不得我?”的问话,一时竟觉得肯定也不是,否定也不是,最后只得甩袖道:“……胡言乱语!”

魏婴也不气,笑嘻嘻道:“好好好,我胡言乱语。怎么样,我们现在可以睡了吗?”

“……”蓝忘机因为他的用词而眼皮跳了跳。

总之,在魏婴的死缠烂打下,蓝忘机最终还是同那日一样,点燃了那香炉里的香。两人闻过那香气后,随即同回静室。

 

一方静室中,两人各自睡下,片刻后便沉沉入梦。再睁眼,两人已身处一块宽广空地之上。

蓝忘机还未反应过来这是哪里,魏婴已经拍手笑道:“哎呀,莲花坞演武场啊。原来是这个梦。喏,你看。”

他伸手指向前方,蓝忘机随他指向看去。只见不远处,几人聚在一起,正交谈甚欢。然而仔细一看,这里面可有几位了不得的人物。其中一人身穿白衣,清煦温雅;一人相貌俊美,神色高傲,眉间一点朱砂;一人身材高大,气度威严。

姑苏蓝氏,蓝曦臣;兰陵金氏,金子轩;清河聂氏,聂明玦。

魏婴道:“十几二十年之后,几大家族的家主估计就是他们了。不过,还差一个。”

话音未落,另一边传来一片恭敬之声:“江宗主!”“恭迎江宗主!”

“江宗主”之后,接下来的声音便是一片“魏公子”。蓝忘机心中一动,转头看去。

魏无羡紧跟在江澄身后,负手而立,神采飞扬。他此时相貌已褪去年少时的青涩,比年少时更为符合“丰神俊朗”这一名号;见人群中几位女修羞涩地将视线投向他,他微微一笑,一个媚眼抛过去,引得几位少女脸上绯红一片。

魏婴看到蓝忘机一手按上了额头,心知他也注意到了这一幕,尴尬道:“你也知道我这人就这样,不好意思。对了,你是不是在想怎么还没看见自己?看那边,你来了!”

TBC

 

*下更完结!下更的剧情我好喜欢的

 

*冷不丁折回来捅你们一刀。这两天为了写年轻时的两个人把“雅骚”来回看了好几遍,然后发现一个之前自己都没注意到的细节。当年第一次提起鬼道,十五岁的wifi对它的评论是:“我放着好好的阳关大道不走,走这阴沟里的独木桥干什么。 ”
大家应该也能get到文里的点,就是,本应是这样,但后来一切都不一样了。万幸,他们现在能在一起。

评论(20)
热度(490)
 

© 遥雪雪的杂物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