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歇性爬墙掉粉患者。主博@遥雪雪的主博君

[忘羡]一觉醒来发现魏婴货不对板怎么办 (上)

※本来想赶61的结果该高考了……那祝大家考试顺利?(。)看文题知傻白甜系列

※这题目还是有点谜所以解释一下,是15岁的wifi和HE之后的wifi换了个个儿的故事。……其实本来是想写年龄操作,结果不小心写成了换妻play(并不

※其实写到一半时候亲妈的香炉2发车了,乍一看我心里一方,仔细一看严格来说还算没撞梗……所以还是来发了【。

 

 

***蓝忘机和小魏婴的场合***

辰时。一向作息良好的蓝忘机准时睁开眼睛。

魏无羡就睡在他身边。蓝忘机习惯地将视线投向他,只见尚处在睡梦中的他乌发在枕上微微散开,眉眼极为好看,简直和他年少时的模样一模一……

蓝忘机极其失态地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

他站在床边定睛一看,又是蹬蹬蹬倒退三步,慌张间后背撞上了背后的屏风,屏风倒了下去,撞在琴桌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这一响之下,床上的人动了。

“……知道了……要我起床抄书也不用撞门吧。”蓝忘机呆站在床前一动不动,眼看着床上的人翻了个身,揉了揉眼,右手下意识往身边一摸,结果摸了个空,然后略带疑惑地皱了皱眉,睁开了眼睛。

下一刻,对方也“噌”地从床上站了起来,还略带少年人稚气的俊秀面庞上满满的全是惊讶。

是了,这不是披着莫玄羽壳子的魏无羡。

这是十五岁的“原主”魏婴!

“蓝蓝蓝蓝蓝蓝蓝……”只穿了一件中衣,身边没有“随便”傍身的小魏婴右手食指指着蓝忘机“蓝”了半天,硬是没“蓝”出下一个字来。他心里暗暗打鼓,面前这人佩着姑苏蓝氏的抹额,一定是如假包换的蓝家人;可他在脑子里搜寻了半天,也没找到这样一个外貌俊秀,灵力强劲的人来。这人到底是谁?还有,我为什么会和他出现在同一间从没见过的房里?

他心念电转,立刻扭头朝着窗外大喊:“救命啊,非礼啦!”

蓝忘机:“……”

饶是如今蓝忘机对魏无羡百般纵容,此时也下意识无奈地按了按眉心,淡声道:“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

魏婴不甘示弱,立即回敬:“许你非礼还不许我喊了?!你们蓝家人真是好生霸……”说到这里,他忽然住了口,若有所悟地将蓝忘机上下打量了个遍,脸上表情逐渐由疑惑转为不可置信。

他看向蓝忘机浅色的眼睛,放低声音试探着问:“……蓝湛?”

“……嗯。”蓝忘机见他终于明白过来,轻轻点了点头,

魏婴松了一口气:“难怪我看你长相有点眼熟,说话的语调听着更是熟悉。不过,”说话之间,他已经围着蓝忘机转了一圈,“蓝湛,你怎么一夜之间变这么老了?!”

“……”蓝忘机沉默了一会,答道,“此时并非你原本所处之时世。”

见魏婴一脸疑惑,蓝忘机正了正神色,报出了如今的年份。

他本以为魏婴听了之后好歹会怔一怔,谁料,对方眼神一下子就亮了,兴奋道:“现在还可以这样?这又是什么法术?”

蓝忘机嘴角微不可查地抽了抽,道:“并非法术。”

“……并非法术,那就是意外咯。”魏婴叹了口气,复又在床上坐下,“唉,本以为能学个有趣的法术,结果看来不但学不到了,还得研究一番怎么才能回去,是吧。”他抬头看蓝忘机,“蓝湛,你有头绪吗?”

蓝忘机蹙眉不语,显然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魏婴就这样抬着头看了蓝忘机片刻,突然“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到底是少年人心性,刚还在思考问题,转眼间就又被别的事情把注意力转移了去。他一拍手掌,笑道:“蓝湛啊蓝湛,你看你,小时候是小古板,长大了是大古板。可惜你长大了越发有男子气,没有小时候漂亮了,因此古板起来也没有小时候可爱,哈哈哈哈哈!”

他笑够了,复又把视线转回蓝忘机身上,本以为此时蓝忘机已经脸色发青几欲拔剑,没想到蓝湛正一反常态地直直看着他,目不转睛。

他这副样子,直看得魏婴眼睛微微睁大,面露惊奇:“蓝湛,没想到这许多年后,你涵养越发的好了。这种玩笑都能忍受,连我都说不清你是比以前更有意思还是更没意思了。”

半晌,蓝忘机轻轻道:“……人总是会变的。”

闻听此言,魏婴像是又想起了什么,正待开口,蓝忘机便继续道:“方才我仔细回忆近期异状,我与此世的‘你’最近只接触过一物,其间机巧诡异,且与你相关。”

说到此处,他视线望向魏婴,魏婴也不由神色一肃,接道:“是什么?”

蓝忘机道:“貘香炉。此物现安置在藏宝阁古室,我与你一同取来。”

魏婴一听乐了:“好啊,这个地方我可从没去过,没想到蓝湛你长大了之后这么大方,云深不知处的藏宝阁都乐意带我去。正好路上我们也可以聊聊天,来来,你把外衫借我一件,我们边走边说!”

蓝忘机点点头:“嗯。”他起身转出内室,片刻后拿进来一件叠得整整齐齐的黑衣,递给魏婴。

魏婴接过衣服,奇道:“你们蓝家人整天穿白衣,蓝湛你居然还有黑衣?你说,你是不是拿了别人的……咦,没想到这件衣服还挺合身!”

说话间,魏婴已把那件黑衣穿上了身。魏婴身量本比莫玄羽高一些,然而此时他尚未成年,体格倒也与莫玄羽差不多。将黑衣穿好,散乱的头发重新扎起,魏婴颇为满意地抚平了衣服上的皱褶,扬起嘴角,道:“蓝湛,看我!”

蓝忘机转过头去,只见魏婴一身黑衣,嘴角噙着笑意看着他。他相貌本就生得极好,这一笑,更平增了几分少年风流的意味。不是夷陵归来后那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更不是经历一切后重归的魏无羡的样子。

见蓝忘机一时怔愣,魏婴笑道:“怎么,看呆啦?”

蓝忘机方才醒过神来,轻轻摇了摇头:“不是。我们走吧。”

 

尽管多年来世事变迁,云深不知处却风景如旧。早晨雾气浓重,山间青草叶片上还缀着露珠,显得更加青翠欲滴。在这一派清幽的画面里,有一白一黑两个身影,沿着青石板路拾阶而上。

“诶,蓝湛。”像是摸透了问这个蓝忘机什么问题他都会有问必答,魏婴开始一边赶路一边喋喋不休,“现在的我在哪儿?听你说‘我’刚和你一起接触过那个什么貘香炉,我是不是刚来过?”

蓝忘机道:“你本是在云深不知处,在我这里……”他稍稍停顿了一下,才道,“……作客。不过根据眼下情形来看,你误入了这边的世界,他此时应该是相应地与你调换,误入你那边的世界了。”

蓝忘机一向不擅长撒谎,这段话又编得仓促,很多地方都难以深究,不过魏婴注意到的却不是这些存疑的地方:“你说我们在你这里作客?怪不得你现在对我一点都不凶,是不是我们现在关系真的很好?”

蓝忘机眉目柔和,道:“嗯。”

魏婴拍掌:“哈哈哈,真是没想到!这个等我回去可要和小蓝湛说说,逗逗他。对了,”他显然是又想起来一事,看向蓝忘机,“我现在混得怎么样?是不是众仙家口中一等一的仙门名士?”

岂料这一次,蓝忘机却有片刻的沉默。他看向魏婴的脸,对方一双眸子亮得惊人,本就明俊的相貌在晨光的映衬下更显神采飞扬,嘴角微微勾起,用一副期待的表情看着他。

最终他偏开目光,“嗯”了一声。

这一声“嗯”声音稍轻,声音里有些许心虚的意味。然而魏婴显然是听到了满意的答案,心中欣喜,对这答话的不对劲之处毫无所觉,反而兴奋地又追问了一句:“比江澄怀桑他们厉害多了,是不是?”

蓝忘机简洁地道:“嗯。”

魏婴笑得眉眼都弯了:“哎呀呀,要你承认我这么厉害,真是不好意思。那你现在呢?应该也是一等一的仙家名士吧?想你一向这么雅正端方,应该是的。”

说话间,忽听前方脚步声繁杂,云雾里逐渐显现出一群身穿白衣的少年身影。魏婴看了他们两眼,又看向蓝忘机,压低声音道:“……你家现在的后辈?”

蓝忘机身体一僵,转头刚想对魏婴说些什么,走在最前面的蓝思追便率先奔了过来,一脸欣喜之色:“含光君,魏……”

他叫到这里,忽然生生停下了。方才在远处看蓝忘机身边这人一袭黑衣,两人仪态亲密,于是想当然地认为来人就是魏无羡。谁知到了眼前,才发现不是。这人年纪比魏无羡轻,相貌更俊朗,灵力也更为强劲。怎么看,都看不出一点魏无羡的影子。

这片刻的工夫里,后面的一行人也跟了上来,他们见到蓝忘机身边的魏婴,也全都非常一致地,沉默了。一时两方相对而立,场面十分尴尬。

魏婴看了一眼身边的蓝忘机,只见他也怔在那里,不知如何向众人说明。他只好硬着头皮开口:“最前面的这位小朋友,还记得你们含光君教你们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吗?还不乖乖去罚抄,三遍!”

趁着众人愣住的当口,魏婴拉起蓝忘机的手,低声道:“跑!”

于是,魏婴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拉着蓝忘机的手,跑了。

……

一片沉寂之中,蓝景仪最先打破了沉默:“含光君,被这个不知是谁的家伙,拉着手,跑走了?”

他这一句话分成了四段,语气中满满都是不可置信。片刻之后,又有一名蓝家门生弱弱地道:“早晨我路过含光君的屋子,里面好像有人喊非礼……”

“……不,我相信含光君不是这样的人。”最后发言的是蓝思追,语气斩钉截铁,“不过,”他转过身,面对着其他人,神色严肃,“这件事,还是最好不要让魏前辈知道。”

 

完全不知道这一跑造成了多大的误会,魏婴拽着蓝忘机一下跑出老远,跑到一间阁楼前,转过拐角才停下。方一停下,他转头一看蓝忘机,就又乐了:“蓝湛啊蓝湛,你跑得抹额都歪了。来来来,让我给你系系。”

他伸手去抓抹额飘带,没注意到蓝忘机眼神里下意识的抗拒一闪而逝,继而重归平静。他一把抓到飘带尾端,大概是平日里扯小姑娘的辫子扯得多了,下意识就是一扯——

抹额落到了他手中。蓝忘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魏婴:“哎呀,不好意思。我帮你戴上吧。”

他这一提议,蓝忘机倒真点头了,微微低下头,一副顺从乖巧的样子,让魏婴帮他把抹额重新系好。此时魏婴身高与莫玄羽相仿,因此蓝忘机低头的角度对他而言也格外合适。魏婴给他系好了抹额,稍稍退开端详了两眼,满意地点点头,这才笑道:“蓝湛,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样子有多乖?跟你小时候凶凶的模样完全不一样,你这样我都要喜欢上你了。”

蓝忘机周身一僵。

并不是不知道,魏婴口中的“喜欢”不是他期待的那个意思。

但他心底其实一直希望着,前世的魏婴,能像现在这样,亲口对他说一声“喜欢”。

魏婴却没察觉他的这点小心思,说完话就把视线转向了身后的阁楼,奇道:“咦,这楼又是什么楼?以前都没见过。”

蓝忘机:“此处正是藏宝阁。”

魏婴:“咦咦咦?这么歪打正着?”

说话间,蓝忘机已经向阁楼内走去,魏婴也跟了上去,跟着蓝忘机径直走进一间石室,看着蓝忘机将貘香炉从多宝格上取出来。

蓝忘机简单向他讲述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当然,讲述中他刻意略去了梦境的具体内容——然后总结道:“我们的梦境中当时有‘你’在场,可能是梦貘选取来制作梦境的材料的确与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加之香炉之前的表现颇不稳定,频频给我们的梦境造成波动,这次恐怕是波动较大,于是将另一边的你拉过来了。”

魏婴听得频频点头,待到蓝忘机说完,他沉吟片刻,道:“那是不是再进一次梦境,找到梦境中的‘我’,我就能从那个波动点穿回原来的世界?”

蓝忘机略一点头,道:“应是如此。”

魏婴:“那我们马上实施!”

蓝忘机:“……等到亥时休息,再做打算,如何。”

他语气里带有推脱,显然是有什么原因,需要行缓兵之计。魏婴却道:“不行,很急。江澄他们还在那边等我,我要快点回去。”

“还是——”他像忽然想到了什么,嘿嘿笑着向蓝忘机凑过去,语气神情就像登徒子要轻薄良家小姑娘,“你舍不得我?”

TBC

 

*含光君,两个选项,做选择题吧(不

*我跟你们讲个笑话……这题目一开始我没打算给“上”加括号,然后发现不加括号好像有歧义,所以才加了,你们懂的ry,不懂的跟我念一遍题目

评论(17)
热度(711)
 

© 遥雪雪的杂物间 | Powered by LOFTER